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魏宮廷 > 第780章:疑點重重

第780章:疑點重重


    說網.,

    當趙弘潤帶著宗衛們火速趕到發現刑部尚書周焉尸體的現場時,那里已經人滿為患。 .xs.

    提前一步趕到的兵衛,已封鎖了周邊的區域,正派人四下尋找目擊者。

    “你們”

    注意到趙弘潤一行人筆直走來,一名兵衛隊長皺皺眉,可能是打算上前阻攔。

    可是還未等他開口,宗衛長衛驕已搶先一步祭出了刻有肅王府三字的令牌,嚇得那幾名兵衛連忙讓出道路,向兩旁退開。

    “”

    趙弘潤停下腳步,望了望四周,眉宇間浮現幾絲狐疑之色。

    他本能地意識到,这里九成不可能會是刑部尚書周焉的遇害地點。

    因為大梁的社會階級涇渭分明,從分布區域就顯而易見最北面是皇宮,往南則是貴族府邸區域與朝廷官署,一條橫貫東西的橫街,將整座王城分割成北城與南城兩部分。

    總的來說,城北屬于王親貴族、達官貴人以及名流顯赫,南城才是平民居住的地方。

    而在南城的范疇中,殷富的家庭大多集中在東南,而尋常平民則集中在西南。

    可如今觀發現刑部尚書周焉尸體的位置,卻在大梁城的西南位置,这不符合常理。

    要知道,周焉乃是朝廷刑部尚書,一等一的朝廷重臣,別說他亦是出自名門,就算是平民出身,以他的地位,亦有資格在城北擁有府邸,屬于上位貴族的。

    那么問題就來了,这樣一位出身名門、且又是朝廷刑部主官的尚書大人,他來城西做什么

    抱持著心中的狐疑,趙弘潤邁步走向前方。

    只見在遠處,有幾名身穿官服的朝廷官員正聚在一起爭論著什么。

    趙弘潤依稀瞧見,这幾名官員的腳邊,倒著一具尸體。

    果然是刑部尚書周焉大人

    沒有理睬任何人,趙弘潤徑直來到那具尸體旁,在那幾名官員驚詫愕然的目光下,先粗略地檢查了一遍尸體。

    “你您是肅王殿下”那幾名官員中,有一名年紀四旬左右的中年官員認出了趙弘潤的身份,趕緊拱手相拜。

    趙弘潤瞥了一眼對方,这才認出對方是有過幾面之緣的刑部左侍郎唐錚,刑部尚書周焉的得力下屬。

    此時,刑部左侍郎唐錚身邊有名官員亦拱手向趙弘潤行禮。

    此人趙弘潤倒也不陌生,亦是刑部的長官,右侍郎單shan一鳴,據說曾是大理寺內一位鐵面無私的判官,周焉看重他的才能才將其舉薦上來,四十多年的年紀,盡管是一名文官但看上去頗有威嚴,一雙眼睛猶如刀子般銳利,掃在人臉上仿佛刀子刮過一般。

    更聽小道消息說,右侍郎單一鳴的武藝還不錯,因此有時也會客串刑部的捕頭,親自帶領刑部的衛兵捉拿要犯,并非是單純意義上的文官。

    而除了这兩位刑部的高官外,還有一位年紀大概有五十歲左右的官員亦在隨后向趙弘潤拱手施禮,不過此人比較面生,趙弘潤并不認得。

    直到刑部左侍郎唐錚開口介紹,趙弘潤这才恍然:原來那老頭,是大梁府的府正褚書禮。

    所謂的大梁府,即是主管王都大梁京畿之地民生、治安情況的府衙,官署類別與縣衙相似,然而它的級別可要比縣衙、郡府高地多。

    某種意義上說,大梁府與兵衛存在一定程度上的權職沖突,不過在平時,大梁府主管民生而兵衛主管治安,也算是井水不犯河水。

    而眼下發生了刑部尚書遇害的頭等大事,大梁府難免也被牽連了進來,这并不奇怪。

    趙弘潤亦朝著这位大梁府的府正褚書禮褚大人拱了拱手。

    而这時他才注意到,这幾名官員中有一人仍倨傲地負背著雙手,絲毫沒有與他这位肅王殿下見禮的意思,更有甚者,對方眼中隱隱流露出幾分敵意。

    可能是察覺到了氣氛的尷尬,刑部左侍郎唐錚連忙指著那名官員介紹道:“殿下,这位是上將軍府的上官,上將軍晁立棟晁大人。晁大人,这位是”

    還沒等唐錚把話說完,就見那晁立棟望著趙弘潤冷笑一聲,輕淡地說道:“本府認得,肅王殿下嘛你好啊,肅王殿下。”

    趙弘潤與身后的宗衛們聞言不由地眉頭一皺,前者倒是還好,而他身后的幾名宗衛們,臉上卻露出了惱怒之色。

    畢竟似这種打招呼的方式,實在是太過于無禮,哪怕對方是什么上將軍府的上將軍

    可能是太了解宗衛們的關系,趙弘潤伸手阻止了一臉憤怒的衛驕等人,疑惑不解地上下打量著晁立棟这位朝廷新設的上將軍府的上將軍,亦或是府正畢竟这晁立棟,穿著一身文官的服飾。

    我得罪過这家伙么

    趙弘潤暗自回憶了一番,可遺憾的是,他根本沒有这方面的印象他很確定,这是他與對方首次見面。

    正因為如此,實則趙弘潤心中十分納悶對方對他為何如此冷淡,甚至還帶著絲絲敵意,不過既然對方已擺出一張臭臉,他自然也不會去詢問究竟。

    反正虱多了不癢、債多了不愁,他趙弘潤迄今為止得罪的人多了去了,也不在乎再加一個。

    上將軍府的府正又如何不過是個草創不久、連內務都還沒理順的府衙而已。

    想到这里,趙弘潤也懶得去理睬此人,轉頭對刑部左侍郎唐錚問道:“可曾令仵作檢查了周大人的遺體”

    唐錚搖了搖頭,表情有些黯然以及窘迫地說道:“我等,在此等候大理寺卿正徐榮徐大人。陛下有令,此案我刑部相關人員只需在旁輔佐,全權由大理寺來查辦。”

    趙弘潤聞言微微一愣,有些不解。

    因為從某種意義上說,大理寺是刑部本署的下屬府衙,怎么刑部不負責反而由大理寺來負責呢

    不過轉念一想,趙弘潤便醒悟了:此番遇害的,乃是刑部尚書周焉,因此,刑部官員為了避嫌,理當回避。

    由此也不難理解方才唐錚為何流露出尷尬的表情:因為他與單一鳴,亦屬于嫌疑對象。

    想到这里,趙弘潤也不再繼續詢問唐錚,畢竟后者與單一鳴的處境尷尬,所知曉的情況未必會比他更多。

    而就在趙弘潤蹲下身剛剛準備檢查周焉的遺體時,就聽那晁立棟在旁陰陽怪異地說道:“肅王殿下,此案關系甚大,您若是對驗尸不甚了解,還是別瞎添亂了,萬一不慎毀了罪證,誰能擔待得起啊”

    說罷,他揮揮手召來幾名兵衛,淡淡說道:“來人啊,送肅王殿下出去。”

    要知道,上將軍府如今已是某種意義上的軍方,在名義上,甚至級別還在駐軍六營之上,因此晁立棟的話,附近的兵衛不敢不從。

    而此時,宗衛們踏上前兩步,喝退了那些兵衛,宗衛長衛驕更是暴喝一聲:“放肆”

    晁立棟的眼眉微微一抖,神色陰鷙地掃了一眼衛驕等宗衛們,但是最終,目光中的狠色還是逐漸退散了下去。

    因為他知道,这幾人并非是尋常的侍衛,那是出自宗府的宗衛,除了宗府外,按規定不允許任何府衙對这些宗衛動用武力,否則便是藐視宗府。

    說白了,衛驕这些人,不是他晁立棟想打就打、想罵就罵的。

    于是,他帶著幾分嘲弄的口吻冷笑道:“幾位宗衛大人,本府可是為肅王殿下好,殿下年紀尚幼,若是因見了周大人的遺體受到了驚嚇,晚上徹夜難寐,这可如何是好”

    “你以為我家殿下是三歲小兒么”衛驕臉色陰沉地呵斥道:“晁大人,我等敬你是上將軍府的府正,可若是你再對殿下無禮,可別怪我等不客氣。”

    “哦”晁立棟的眼中亦露出幾許慍怒,冷笑道:“你要如何不客氣,宗衛大人”

    而就在这時,大理寺卿正徐榮領著一干人等來到了此地。

    只見这位老爺子朝著在場數人拱了拱手,笑著說道:“老夫年邁,腿腳不便,還望諸位同僚莫怪咦这位是”

    他可能是看到了趙弘潤。

    見此,趙弘潤便起身向这位大理寺卿正行禮。

    說實話,徐榮这位大理寺卿正,也屬于是即將告老辭官的朝中老臣。

    并且據說,这位老爺子近兩年來已不怎么再主持大理寺的事,大理寺內的事,皆由他身邊那位正值壯年的官員,大理寺少卿楊愈處理。

    因此,朝中幾乎沒什么人會去得罪这位老爺子,多少都會給他一些面子。

    哪怕是上將軍府的府正晁立棟,當瞧見徐榮與趙弘潤說話時,亦冷哼一聲在旁沒有插嘴。

    于是乎,一場激化的矛盾,無形之中被大理寺卿正徐榮的到來而化解了。

    趁著那幾名大理寺的仵作正在查驗刑部尚書周焉的遺體,趙弘潤朝著刑部左侍郎唐錚使了一個眼色。

    唐錚會意,假裝在旁查看驗尸的過程,不動聲色地走到了趙弘潤身邊。

    “那家伙什么毛病”見唐錚走到身邊,趙弘潤朝著晁立棟的方向努了努嘴。

    唐錚聞言苦笑了一聲,低聲說道:“殿下不知此人么他乃是東宮的人,其家族與鄭城王氏素有聯姻”

    聽聞此言,趙弘潤頓時恍然大悟。未完待續。站推《總裁三少纏綿寵愛》

手機上http://www.rcqhtf.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七乐彩走势图 签到赚钱app那个最好 用套路去赚钱 听歌快速赚钱 开一间成人用品店赚钱吗 怎样用哔哩哔哩赚钱 梦幻挖图如何赚钱 gap的代购到底如何赚钱 五元五包谁在赚钱 如何精准定位到赚钱的项目 在家怎么赚钱不用投资真实 喜欢画画的人会赚钱吗 业余 赚钱 编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