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魏宮廷 > 第789章:線索(四)

第789章:線索(四)


    說網.,

    大理寺少卿楊愈方才口稱另外一名小吏已供認,这當然是為了詐唬張三曉,事實上,另外那名小吏也沒有招認。

    大概半個時辰后,當張三曉再一次被拷打至昏迷過去后,大理寺卿正徐榮將趙弘潤等人帶到了旁邊的班房稍作歇息。

    喝了幾口茶,徐榮不由地唏噓道:“老夫審案、斷案十幾年,像这回的硬骨頭,還真沒遇到過幾回明明線索就在眼前。”

    砰地一聲,徐榮的手重重錘在旁邊的桌子上,屋內眾人誰都看得出來这位老大人心中憋著火氣。

    这時,宗衛長衛驕在旁插嘴道:“能否從其家人入手,說服他二人供認”

    徐榮瞧了一眼衛驕,從懷中取出兩張紙遞給衛驕,口中說道:“那張三曉是個鰥夫,一人獨居,也沒啥親眷,而另外那個劉旺,家中也只有一名瞎眼的老母常年臥病在床”注:鰥guan夫,死了妻子的男人。

    劉旺,即是另外一名小吏的名字。

    趙弘潤沉思了片刻,轉頭詢問大理寺少卿楊愈道:“楊少卿,你那邊的情況如何”

    “也是不肯招。”少卿楊愈搖了搖頭,苦笑說道:“劉旺那廝的身體頗為壯實,幾名獄卒累地氣喘如牛,那廝倒好,閉著眼睛挨打,一聲不吭”

    “一聲不吭”趙弘潤一邊看著宗衛遞來的那兩張紙,一邊疑惑問道:“那劉旺沒有叫冤么”

    “那倒沒有”少卿楊愈輕哼道:“想來那廝也曉得劫數難逃吧,不過,那廝還真是個硬骨頭。”

    趙弘潤目視著手中那兩張紙,只見这兩張紙上,寫滿了有關于張三曉與劉旺二人的生平。

    忽然,趙弘潤開口說道:“少卿大人能否帶本王去見見那劉旺”

    少卿楊愈愣了愣,好奇問道:“莫不是殿下有辦法叫此人開口”

    “試試吧。”

    于是乎,趙弘潤帶著溫崎以及宗衛長衛驕二人,在大理寺少卿楊愈的帶領下,來到了另外一間刑房。

    果不其然,刑房內一名獄官與三名獄卒一個個累地氣喘吁吁,而那被綁在架子上的劉旺,卻閉著眼睛一聲不吭。

    瞥了一眼此人遍布前胸與后背的鞭痕,縱使是趙弘潤亦不由地要稱贊一句:是個漢子

    “你叫劉旺”

    趙弘潤走到劉旺身邊,平靜地問道。

    劉旺睜開眼睛瞥了一眼趙弘潤,隨即雙目再次閉合,很顯然是不打算與趙弘潤說什么。

    見此,趙弘潤亦不在意,舉起手中的那兩張紙,淡淡說道:“據說,與你同班房的府役張三曉,以往幾年中陸陸續續借給你不少錢,这筆錢,是用來給你臥病在床的母親看病的么”

    “”劉旺再次睜開眼睛看著趙弘潤,不過仍沒有開口。

    “不必擔心大理寺會派人拷問你家中老母,徐大人已派人去詢問過一直給令堂診斷病情的醫者,得知令堂時日無多,若大理寺派人前去將令堂抓捕,恐怕令堂會死在半途是不是这個原因,使得你有恃無恐呢”趙弘潤抬頭看著劉旺。

    劉旺微微張了張嘴,不過仍沒有多說什么。

    而就在这時,只見趙弘潤凝視著劉旺許久,忽然轉身對少卿楊愈說道:“楊少卿,請派人知會劉旺家中的老母,告訴她,她兒子涉嫌加害朝廷刑部尚書,犯下了謀逆造反的不赦之罪,她劉家要絕后了”

    大理寺少卿楊愈愣了一下,剛剛拱手準備應下,就聽刑房內響起一聲怒吼。

    “你敢”

    開口了

    少卿楊愈有些驚愕地望向劉旺,要知道方才,任憑幾名獄卒任何嚴刑拷打,这個壯實地像一個牛的漢子都不曾開口過。

    “你慌什么”趙弘潤淡淡看著劉旺,冷冷說道:“是擔心令堂被她不孝的兒子活活氣死”

    劉旺憤怒地瞪著趙弘潤。

    見此,趙弘潤邁步上前,沉聲說道:“劉旺,本王看在你平日侍奉你母至孝的份上,給你一個機會若是你肯招認,本王做主,不會將你的所作所為告知令堂,使令堂在逝世之前,仍可認為自己那孝順的兒子,是一個善良之人,并且,本王亦能做主,免你死罪,改成充軍發配。但若是你冥頑不靈,本王不介意將你的事告知令堂。本王只給你十息的考慮時間。”

    “”聽著趙弘潤的恐嚇,方才面對拷打怡然不懼的劉旺,表情竟隱隱有些驚慌。

    只見他咽了咽唾沫,低沉地問道:“你是何人”

    見此,已意識到情況有所突破的少卿楊愈,連忙走過來,指著趙弘潤介紹道:“这位,乃是肅王弘潤殿下”

    “肅王”劉旺驚駭地看著趙弘潤。

    可能猜到了劉旺心中的恐懼,趙弘潤輕笑著說道:“本王在大梁,好歹也有些名氣,令堂應該會相信本王所言吧或許她更相信自己兒子,你要賭一賭么”

    劉旺的嘴唇微微顫抖了一下,半響后低聲說道:“請讓家母安然地故去,肅王殿下。”

    “这得看你了,劉旺。”趙弘潤正色說道。

    劉旺沉默了片刻,隨即低聲說道:“我并不知張大哥為何要擄掠周尚書,那日,他把我叫去時,周尚書已倒在地上”

    “當時周尚書還活著么”趙弘潤緊聲問道。

    劉旺點了點頭,繼續低聲講述道:“那時周尚書還有氣息。當時我不知那是周尚書,但是瞧他身上的官服,我也猜得到那是一個大官。我當時心中很慌,但張大哥卻要我幫他一個忙,于是我倆將周尚書用繩索捆綁起來,從吏部府衙的后門將周尚書帶走”

    “帶往何處”趙弘潤沉聲問道。

    “这個我不知。”劉旺搖了搖頭,解釋道:“當時,府衙后門的小巷里,已有一輛馬車,我與張大哥將周尚書搬上馬車,隨后,張大哥在上馬車前,給了我一封銀子,叫我給家母買些吃食”說到这里,他看了一眼趙弘潤,補充道:“那封銀子,就藏在我家中的灶臺里”

    趙弘潤哪在乎什么銀子,擺擺手打斷劉旺,追問道:“那輛馬車往何處去了”

    劉旺再次搖了搖頭,說道:“这個我也不知,張大哥沒有帶我去,他只是叫我不許將此事透露給任何人。”說到这里,他用乞求的目光望著趙弘潤,低聲說道:“我所知道的,就只是这樣了。”

    “”趙弘潤與大理寺少卿楊愈對視一眼,二人邁步走出了刑房。

    “殿下覺得此人所言可信么”楊愈低聲問道。

    趙弘潤沉吟了片刻,點點頭說道:“这劉旺連死都不怕,就怕被其母得知,再加上他以往的孝順舉動,此子應該是個孝子。我猜得沒錯,这個劉旺,并非兇黨的一員,他只是礙于張三曉平日的照顧,抹不開情面關鍵還在那個張三曉”

    說完这話,趙弘潤亦忍不住嘆了口氣。

    因為,好歹劉旺還有一位臥病在床的瞎眼老母,可那張三曉,卻是獨居的鰥夫,在大梁也無親無故,根本沒法用對付劉旺的辦法來撬開此人的嘴。

    “姑且試試吧。”

    趙弘潤無甚把握地說道。

    二人回到了拷問張三曉的刑房,將劉旺所透露的情況一五一十地告訴了張三曉。

    可能是因為剛剛被少卿楊愈唬過一次,張三曉起初并不以為意,只是一味的叫冤,可待等楊愈將劉旺的話原封不動的告訴張三曉,卻質問后者當時用馬車將刑部尚書周焉帶到了何處時,張三曉的面色这才有些變了。

    “那個夯貨,若非當時怕引起懷疑,我早該一刀殺了他”

    可能是覺得偽裝已經被拆穿,張三曉也不再叫冤,方才唯唯諾諾、哭訴冤枉的一張臉孔,立馬變得陰狠起來。

    而見此,大理寺卿正徐榮厲聲質問道:“與你接頭的人究竟是誰你等曾將周尚書帶往何處”

    此時,趙弘潤亦自表了身份,對張三曉說道:“只要你肯透露你背后的人,本王可以做主,允你與劉旺一樣,改處死為充軍”

    然而,還沒等趙弘潤說完,那張三曉卻一口血水吐在趙弘潤臉上。

    “你这廝”

    宗衛長衛驕氣憤地沖上去,掐住了張三曉的脖子。

    然而,張三曉卻依舊用雙目死死地盯著趙弘潤,咬牙切齒艱難地說道:“該是時候討回那筆血債了,你們不會有好下場的”

    說罷,他頭一垂,仿佛昏死過去。

    衛驕愣了愣,伸出測了一下鼻息,这才發現張三曉已然斃命。

    “怎么會”衛驕當即掰開張三曉的嘴,從里面摸索出一塊黑乎乎的東西,隨即他回頭說道:“他死了他咬破了牙里的毒囊。”

    死士

    趙弘潤、徐榮、褚書禮、楊愈等人面面相覷,誰也沒有料想到,小小一名吏部本署的府役,居然是一名死士。

    半響后,趙弘潤則抬起衣袖,用袖口抹去了臉上的血水,隨即與同樣對此抱有疑問的大理寺卿正徐榮對視了一眼。

    為什么是我

    趙弘潤望了一眼徐榮所在的位置。

    明明是徐榮站得更為靠前,并且,無論是抓捕還是拷問,那可都是徐榮下的令,趙弘潤在旁什么都沒有說,可偏偏,那張三曉卻朝著他趙弘潤吐了一口帶著鮮血的唾沫

    这是什么道理未完待續。站推《總裁三少纏綿寵愛》

手機上http://www.rcqhtf.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七乐彩走势图 手机赚钱微信拆红包 天书奇谈刷哪里赚钱 球球大作战主播如何赚钱 简单易学又赚钱的手艺 怎么才能赚钱 天涯 如何在手机上打文章赚钱吗 玩赚红包兼职怎么赚钱 ls语音.真的能赚钱吗 天蝎男很会赚钱吗 农业和林业哪个赚钱 里鬼徽章怎么赚钱 骑摩的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