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巴頓奇幻事件錄 > 19 會會議結束

19 會會議結束


    “藏”妮娜勒森布拉看向茨密希,“為什么我要藏所有人不是都知道那是之前我們勒森布拉拷問在維嘉犯下謀殺罪行的巫師的地方么”沒完,“至于那個地方的傳送陣,哼。”視線轉向了雷夫羅,“誰告訴你那是互通的傳送陣那是我們勒森布拉拷問巫師后復制的單向通道”妮娜的臉上出現了優越感,“我們勒森布拉,從來都將魔宴的安危擺第一位一個巫師敢跑到我們魔宴來行兇,我們自然要是滅他全族的稀云不稀云的,哼,管他是什么家族”瞪著雷夫羅,“我告訴你過你,不要插手勒森布拉的事務,看看你干了什么,你現在就是暴露我們勒森布拉精心策劃的突襲”妮娜的手一抬,指向扎克了,“你讓這個托瑞多知道我們即將對付和他暗中結盟的巫師家族了”

    啊~原來這個局,長這樣~

    在巴頓,通過艾瑟拉將稀云弄到扎克的格蘭德里,然后在魔宴制造巫師的謀殺事件。最后通過構陷托瑞多一個四個世紀的大陰謀家的身份,收網。

    依然有些細節不太清楚,比如為什么巫師在魔宴行兇的對象都是托瑞多的外圍人事。但相信這會議進行下去,所有答案都會解開。

    現在,拜妮娜的話,以及她指向扎克的行為所賜。會議的氣氛變成了所有人都在等待扎克的回應。

    但是,圓桌上安靜了很長時間,繼續只有人類邁爾斯制造的噪音。扎克保持了微笑,完全沒有要說話的意思盡管妮娜之前的表現沒得到扎克的很高的評價,但她的做法,卻是對的。

    妮娜先跳起來狀告了托瑞多背叛,而這個會議的召集的最初原因卻是追責妮娜背叛對吧。所以,如果扎克在現在繼續開口,那就變成了我打你一下,你踢我一腳。

    在普通的對峙情境中,這種互咬的情況沒什么問題,但在這里,不行。

    因為現在的魔宴,并沒有哪個人持有絕對的判決權

    很容易理解吧,小學生打架都知道打到難解難分的時候要去告老師因為在勢均力敵的情況下,是沒人會退讓的。能夠做出裁決的必須是高于兩方的權威者

    在文明的世界里,我們有法院,在魔宴里,曾經有魯特勒森布拉。現在,沒有了。

    托瑞多是魔宴新晉權力者,大家都領會過扎克瑞托瑞多的能力。而勒森布拉這邊雖然亂著,但勒森布拉就是勒森布拉,依然是魔宴氏族中手握權力最多的氏族。

    與這兩個氏族之間的、沒有絕對權威裁決的互咬,只會是,互咬。

    嘖,這一旦要是咬起來,相信我,能咬到海枯石爛

    怎么破掉這個妮娜試圖構建的互咬死局呢,首先,當然是扎克絕對不能如妮娜愿的構建兩方對峙其次,扎克已經示范了面對妮娜的指責,扎克認了自己四個世紀的陰謀與背叛~扎克甚至給出了懲罰自己的建議呢~

    這就是榜樣這就是扎克在告訴所有人,今天,你妮娜勒森布拉跳出指責我托瑞多背叛,我認了。同樣是今天,呵呵,他雷夫羅不是扎克,是第三方,指責你妮娜勒森布拉背叛,你認不認呢

    粗壯的婦人茨密希,看了一眼扎克,低頭不知道思考了什么,重新將圓桌上的視線聚集到了她的身上,“妮娜勒森布拉,你似乎非常肯定托瑞多要利用巫師控制聯邦國民的靈魂這個陰謀論。而且,如果按照你的邏輯思考,所有你說的話,都是合理的。”

    妮娜皺了眉,顯然被我們猜中了,她想逼扎克出來和她互咬。現在說話的茨密希,顯然不是妮娜希望的對話對象,“當然是合理的,因為這就是真相”妮娜環視一周,“你們都知道,在中部的隱秘聯盟遺孤篩選項目里,我們勒森布拉借著那些外族的情報,獲得了一些中部的情況。從那個時候我們就開始懷疑托瑞多的動機的了”盯著扎克,“格蘭德的妹妹,原本的姓氏,是螢火巴頓的巫師得到的中部巫師家族的第一個正式援助,就是這個托瑞多妹妹的家族”

    茨密希婦人的臉陰沉了一次,“妮娜,你最好別為了陰謀論而陰謀論。巴頓巫師的情況大家都收到了報告,當時去巴頓和巴頓巫師首領絲貝拉結盟的巫師家族,不僅有螢火家族,還有怒濤家族。”看了眼依然微笑的扎克,“巫師家族的欺騙暴露后,我哥哥,羅伊茨密希、托瑞多以及瑞默爾一起與這兩個巫師家族的精英進行了戰斗,終結了這兩個家族中的巫師戰斗力這能證明托瑞多,沒有要和螢火或怒濤家族暗中聯盟”

    仔細觀察的話,是能夠從妮娜的眼底看出不甘心的,她的視線刮擦著從無動于衷的扎克臉上扯開妮娜即便祭出了格蘭德的妹妹,也沒能讓扎克開口。妮娜只能繼續回應茨密希,“不聽話的巫師家族,托瑞多當然不會留著”妮娜的視線逼向了茨密希,仿佛想要把對方瞪閉嘴的,“你提到了怒濤家族,很好大家沒忘吧,怒濤,是圣徒茜茜的巫師”視線非常流暢的轉向了卡帕多西亞氏族的區塊,“卡帕多西亞氏族最清楚這個情況了對么。巴頓的艾倫殯葬主人,他的兒子,和圣徒茜茜有過數段分分合合的感情糾葛。”

    卡帕多西亞氏族那邊坐的人扎克倒是都認識,奈納德的父親,也是卡帕多西亞氏族的領導者,按魔宴的說法就是家主,他給了扎克一個你放心的眼神,然后開口了,“這種無聊的信息就不要說出來浪費我們的時間了。你想表達什么,妮娜勒森布拉,請直說。”

    “托瑞多知道自己不可能和怒濤家族合作”妮娜又看回扎克了,再次嘗試了激扎克說話,“你要否認嗎托瑞多怒濤成為圣徒的巫師時已經是靈魂狀態了被圣徒救贖歸屬了天堂,成為了天使這片土地,叫做聯邦巫師如果為了不從這片土地上消失,終究要找到一個和我們吸血鬼共存的方式的話是會選擇和圣徒結盟,成為圣主信仰的天使還是和你這個托瑞多結盟,成為什么共和來的異類,鬼”

    漂亮。至少說出了點兒新鮮東西~巫師和圣主信仰結合~呵呵呵,巫天使真

    “搞笑~”是小卡開口的哦,“巫師從四個世紀前認知到圣主信仰的那一刻起,就在咒罵圣主信仰是從這個世界偷竊靈魂的竊賊~”晃蕩著身體,“四個世紀過去了,難道他們不這么覺得了怎么沒人告訴我這件事那為什么我們魔宴還縮在西部巫師都和圣主信仰和解了,和我們吸血鬼還能有什么仇怨呢,我們只是圣主信仰的士兵啊~我們還在這里等著干什么啊,去中部啊~”

    妮娜的臉黑了一下,氏祖插話了,她只能恭敬,“我說的是可能性,是以托瑞多的視角看問題。左右對托瑞多來說,巫師只是他達到目的的工具而已。他用巫師鬼給巫師提供了一個和吸血鬼共存的方式,圣徒照樣能給出圣主信仰的的方式,還更符合聯邦的環境。”重新看回扎克,“對怒濤家族來說,這不過是選鬼,還是選天使而已。托瑞多顯然在對怒濤家族發起戰斗的時候就決定不讓怒濤家族這不穩定因素發酵干脆的除掉”繼續激扎克回應,“我說錯了嗎”

    妮娜又失敗了。卡帕多西亞的家主,“像茨密希剛說的那樣,如果按妮娜你的邏輯,關于怒濤家族這確實可以說通,但螢火家族呢格蘭德妹妹這層關系,難道也對托瑞多來說,是不穩定的因素嗎”

    妮娜的視線再次拖拉的從扎克臉上扯開,看向卡帕多西亞,“起初自然不是托瑞多恐怕就是想利用格蘭德妹妹的關系,建立和螢火家族的聯盟,畢竟,從各方的資料來看,巴頓巫師,都是些下流角色,托瑞多要控制這個國家的人類靈魂,需要強大的巫師”

    被打斷了,“專注一點兒。”說話的是喬凡尼,視線剛從扎克身上離開,“沒人反駁你的托瑞多陰謀論,托瑞多自己也表示干脆認了,所以,妮娜勒森布拉,你不需要繼續渲染托瑞多的陰謀,回答問題就好。螢火家族也被托瑞多放棄,對此你的說法是”

    圓桌上安靜了幾秒,扎克的笑容更甚了~前面說的扎克做出的榜樣,有效果了不是么~大家都已經進入了被指責,就要認的節奏中了~那就簡單了妮娜,還沒有要認,還在辯解,那你啥時候認快點唄~

    妮娜的臉,自然是更陰沉了,“因為報喪女妖”妮娜硬是在臉上擠出了一副沉重,“我的哥哥,魯特在世的時候收集了托瑞多在隱秘聯盟的所作所為。其中就有托瑞多利用隱秘聯盟的資源,為報喪女妖建立棲息地塞勒姆的事實。”妮娜又又又一次的瞪向扎克了,她倒是不放棄,“如果說哪個吸血鬼最明白報喪女妖和巫師家族之間的仇怨,那就是這個托瑞多最清楚他一定在螢火家族到達巴頓后,進行了一些試探,判斷出了格蘭德妹妹和螢火家族的矛盾無法調和,于是舍小保大”妮娜故意頓了一下,“大家別忘了,這個托瑞多有為報喪女妖建立的新的棲息地紐頓那些黑女巫,都是他托瑞多的人”

    圓桌上再次出現的安靜只持續了兩秒,還是喬凡尼,“就一句托瑞多判斷出了矛盾無法調和么。”語氣是不滿的,顯然在告訴妮娜,你原本還挺讓人信服的陰謀論,在這里的處理太馬虎了哦~接著,“無所謂了。”喬凡尼看向雷夫羅的方向,“從剛才,雷夫羅似乎就沒有要參與討論的意思。這罪名不小的控訴是你提出的,你現在在想什么呢”

    雷夫羅沒表情,撇了一眼突然把話頭丟到他這里來的喬凡尼,“我什么都沒想,我在發呆。”有表情了,不耐煩,“我不在乎托瑞多和巫師家族有什么關系。”雷夫羅的不耐煩眼神,是丟給扎克的,“我在我的血中給大家的信息已經很明確了,妮娜勒森布拉隱藏了和中部稀云家族的傳送陣,作為勒森布拉的重要一員卻背著魔宴和巫師家族有私下的關聯。”聳肩,“她倒是說的挺簡單的,她不是藏,也不是關聯,她是有計劃的抹除對稀云家族對魔宴的威脅。”環視一眼,“你們似乎都信了這話,然后都順著這話開始聽她繼續追打托瑞多的陰謀論。”雷夫羅搖著頭,“我就好奇了,妮娜勒森布拉,你倒是說說,這個稀云家族,對我們魔宴有什么威脅”

    妮娜剛要開口。

    雷夫羅一揮手,“巫師在維嘉殺了兩個人,一個是托瑞多的后裔備選,一個個殯葬業的應聘者。”雷夫羅看向妮娜,“如果這個稀云家族的巫師,想對付的是托瑞多,不是正合你心意嗎他們是在幫魔宴對付托瑞多”

    之前我們不太明了的細節要揭開了。

    妮娜陰沉的等著雷夫羅確定不會再說話,“我要糾正你一點,巫師不只在維嘉殺了兩個人這兩個針對托瑞多人事的謀殺,是被我們勒森布拉的血控制后做的我只是沒有對你們解釋這些過程而已”

    圓桌陷入了安靜。這一次,連邁爾斯都屏住了呼吸,只是心跳越發劇烈了。

    不過值得注意的一點兒是,妮娜的話中,重復了無數次我們勒森布拉,但如大家所見,除了最初在會議中不滿雷夫羅越權召集臨時會議的勒森布拉外,再沒有勒森布拉發言,都是妮娜一個人在說,激動、亢奮的說

    妮娜似乎很滿意這個結果,“我說了,我們勒森布拉是最早獲得中部情報的氏族我們早就意識到了托瑞多和巫師的暗中聯系之后,借著我哥哥魯特讓我的調查巫師家族偷竊魔宴的發展一事,我發現了了幾個重點的巫師家族這個稀云家族,就是其中一個雷夫羅,你也清楚中部的局勢,你知道我不讓你碰我在中部的關系,你以為我是在霸權嗎不我是在警惕消息走漏你們”妮娜指著一個個氏族區塊,“你們一個個都在托瑞多的恩惠下,忘了你們自己立場,對他知無不言只有勒森布拉,對這個曾經分裂了十三氏族,又分裂了隱秘聯盟的托瑞多保持警惕”妮娜沒有漏掉她自己所在的勒森布拉區塊哦,“而我們勒森布拉,也在這個托瑞多的陰謀下,失去了我們最寶貴的領袖各自為戰的爭奪權力”這時的妮娜好像不是在演戲,是真的憤怒。

    勒森布拉氏族區塊的吸血鬼們,都陰著臉,轉開視線躲避妮娜的視線。

    妮娜哼笑了一聲,“到頭來只有我只有我在竭心盡力的對抗這個托瑞多”嘖,又無比順暢的瞪到扎克這里來了。

    “這個托瑞多”

    妮娜還要義憤填膺的說什么,被雷夫羅打斷了,“別太沉醉于你自己的情緒中,妮娜,你現在一點兒都不像勒森布拉。專注,你之前沒有向我們解釋的東西,現在解釋你說是你控制了巫師,才執行了針對托瑞多人事的謀殺,是什么意思。”說完這話,雷夫羅還向喬凡尼那邊示意了一下第一次這么打斷妮娜情感抒發的,是喬凡尼啊。

    妮娜的臉皺巴的和抹布一樣,但還是回復了,“巫師在魔宴行兇早就發生過多次了拜我們社會中那些無能的執法者所賜,被埋沒了而已但是我,借著早就掌握的情報,早就注意到了潛藏在魔宴的巫師對巫師的抓捕和拷問也早在托瑞多的后裔備選謀殺前就完成了”第幾次了瞪向的扎克,“這個托瑞多和中部的巫師家族,稀云,同流合污,一直在我們魔宴社會制造混亂與紛爭”

    妮娜,終于說出了她最崩的言論

    “反異族運動就是這個托瑞多協同稀云家族,在魔宴弄出來的”

    扎克臉上的微笑,徹底綻放了。妮娜,在自己的局中把自己困死了。

    她還在繼續,“這個托瑞多想要崩毀魔宴的社會結構你們也都知道,他一直都沒有掩飾有多么討厭我們魔宴的社會結構,甚至以在巴頓弄出了和我們不同的社會為榮”

    在妮娜義憤填膺的說著這些的時候。

    扎克和弗蘭克對看著弗蘭克是知道反異族運動真相的啊~托瑞多和巫師想要崩壞魔宴社會不,是麥莉的天啟會~

    所以,弗蘭克陪扎克一起笑著。眼神交流著:

    弗蘭克:賣麥莉嗎

    扎克:不太好吧,好歹我們還組著隊。

    她也玩夠了吧,可以了,仇也報的差不多了。

    墨菲還在她身邊呢。

    反異族運動總該推出個背鍋的,趁這個機會也不錯~不然真有人追究起來,你還是脫不了干系反異族運動的起源是圣主消失的時候,地獄犬大量出現在現世收集給圣主在新世界創世的靈魂,引起西部異族中和人類關系緊密的異族試圖保護人類的混亂,制造了傷亡,墨菲和麥莉搞到了傷亡名單,推動了運動開始。圣主是扎克送走的,墨菲是扎克的合并氏族。托瑞多脫不了干系~

    妮娜已經注意到自己的氏祖在和扎克對著笑了,不自覺的,她的聲音越來越大,“我想要讓托瑞多自食其果我用血改變了巫師的人格讓本應該是托瑞多手下的巫師去攻擊托瑞多的人我”

    這邊的眼神交流,也在繼續。

    扎克:機會我已經弄出一個了,南郊殯葬業的樹人葬禮,今天新聞都報道了新出現的綠洲呢~

    弗蘭克:這算什么機會,狗弟來找我租地的時候我就提醒他了,你們不怕人類去包圍你們的殯葬之家抗議嗎

    這當然是機會了,吸血鬼挺了異族,這不就是風向么。聰明的人都能看懂。愚蠢的,真極端,敢來包托瑞多產業,就讓麥莉給你記錄一份名單,你是繼續偷偷養著玩兒弗蘭克對魯特建立的魔宴社會沒有歸屬感,他巴不得魔宴亂著,攪屎還是推出去背鍋,隨你。

    為什么眼神交流可以交流的這么具體因為兩個吸血鬼頂層的氏祖,紅著眼睛交流呢勒森布拉氏祖,弗蘭克,放心的讓托瑞多氏祖,扎克瑞,用魅惑之瞳傳遞他們想說的話~

    妮娜的聲音已經開始飄了,她,慌了:“你們想要證據證據就在托瑞多的別墅里這個托瑞多帶了一個稀云巫師的后裔來維嘉是他在格蘭德的員工是托瑞多和稀云家族的聯絡人”

    粗壯的茨密希婦人,唰的一聲站起,“閉嘴吧妮娜,那個家伙根本不是巫師,是我的后裔,是茨密希”寬厚的身體鼓動著,仿佛隨時會有什么武器從她的體表出現進行攻擊“勒森布拉茨密希被你們迫害的還不夠嗎還想繼續從我這里奪走什么嗎”

    “什,什么”妮娜完全沒有預期這種變化,“你”

    “我能作證”終于,打擾整個會議感官的邁爾斯說話了顫抖的,但足夠大聲的,“我能證明稀云我的同事,不是巫師”

    所有吸血鬼的視線都在邁爾斯身上。

    邁爾斯腿軟的后退了幾步,“他,他就是莽夫是巴頓的市長秘書艾瑟拉塞到格蘭德里的前罪犯我”邁爾斯沒站住,靠到了墻上,整個身體都是歪的,幾乎用喊的,“稀云討厭他的家庭他討厭他的印安父親他就是因為報復才入獄的”記得吧,“他不可能像,像這位勒森布拉女士說的那樣,是什么巫師家族在格蘭德聯絡人”邁爾斯軟到地上去了,但音量還是夠的,就是抖,“我,我只是個人類,我不可能對你們撒謊”

    “托瑞多的魅惑之瞳”妮娜在沖向邁爾斯的時候喊出了這么句。

    幾乎是同時,扎克和弗蘭克的眼神交流結束了。

    似乎誰都沒有動,妮娜被按回了原位某個氏祖動的手。

    妮娜瞬間晃神的臉對上了扎克的笑臉。扎克,說話了,“可以了,妮娜勒森布拉~你做的夠好了~”

    “我不需要你的認同,托瑞多”回過神的妮娜瞪著著扎克的笑臉。

    “不。”扎克笑著搖搖頭,“是真的可以了,你盡力了~”扎克掃視了一眼圓桌,視線停在了勒森布拉的區塊,“如果魯特還在,如果勒森布拉依然一條心,今天,大概會是托瑞多另一個滅族日吧~”

    扎克,在攻心

    扎克的視線回到了妮娜身上,“以上所有你說的話,只有一句是真的吧。”淺綠的眼睛微微彎著,是個溫柔的笑眼,“只有你,只有你在竭心盡力的對抗我~”溫柔的笑意配著惋惜的搖頭,“終究只有一個人啊,你的局,還是太粗糙了~”

    妮娜張了張嘴,沒發出聲音。

    攻心還在繼續,“在其他勒森布拉都在爭奪權力的時候,你卻掉隊的在做這些事情,妮娜,你不怎么適合勒森布拉這個血統哎,這大概就是你失敗的原因吧~”

    一旦慌了,就是步步錯了。

    “誰說我失敗了你以為你伙同了茨密希和一個人類,就能改變真相了托瑞多,我看透你了”

    扎克沒看妮娜了,而是看著妮娜周圍的勒森布拉,“巴頓的那個艾瑟拉,巴頓市長的秘書,我不會留著了,你們誰,想去巴頓,和你們最小的弟弟,漢克近距離在連接聯邦和共和的門戶城市中,競爭勒森布拉的權力”

    妮娜錯了,因為她根本沒有看透扎克。而扎克,看透了勒森布拉。

    扎克臉上的微笑,大概今后印在所有勒森布拉的心中:“呵呵,但抱歉。說實話,二代勒森布拉中我只了解魯特,對你們都不太熟悉,我大概只能接受別人的推薦了。”扎克指向了雷夫羅,“雷夫羅掌管魔宴的情報,我應該會聽他的。”

    勒森布拉們,一起看向了雷夫羅。妮娜不用自己認罪了,會有人幫她認。

    臨時會議到此結束。

    離場時,包括弗蘭克在內,都向扎克表達了質疑有最后那一出用權力勾引勒森布拉內部指認妮娜的手段,為什么還讓妮娜把要說的話都說完了托瑞多的陰謀論,如果能把所有細節圓上,還是非常讓人信服的~并是越想越讓人恐懼的那種~

    扎克統一回答了,“我以為妮娜是魯特,曾經硬生生的在停戰、建國聯邦的大時代中依然組建出了魔宴的魯特勒森布拉,逼的我只能弄出隱秘聯盟來針對。”感受一下扎克的回答,“我高看她了,我以為我要像四個世紀前一樣,要充分了解魯特構建魔宴的細節,才能找出一一針對他的方法弄出隱秘聯盟進行壓制。不知道她在布什么局之前,我也不知道該怎么應對,只能把該準備的都準備了。沒想到,她好吧,她盡力了~如果不是她最后太激動的暴露了她一個人,我也沒有這最后一手。至于這個陰謀論,挺好的,魔宴發展至今,靠的也不是安逸。大家有點兒危機感,挺好的~”

    這段話就一個意思扎克無敵了。

手機上http://www.rcqhtf.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