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科幻未來 > 末日輪盤 > 章節目錄 2104 滅族之戰(上)

章節目錄 2104 滅族之戰(上)


    “怎么,不行”委簇一臉冷笑的看著前面的這些人,心中無比的暢快。

    八頭終究還是八頭,雖然在利益面前會翻臉無情,但要是不涉及利益的時候,終究還是盟友。

    上一次給星眼族隨便挖了一個坑,讓他們替代輝唐族進入城市衛隊,星眼族也傻傻的就范了,前前后后,一共填進去一千多人,還都是他們最優秀的戰士。

    這階段雖然比較太平,不好把星眼族的這些城市衛隊成員當做炮灰消耗掉,但在輝唐族無時無刻的關照下,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還是死掉了兩個星眼族的戰士。

    現在,星眼族要去參加星球獵場,出發在即,他們想要用其他族人替換這些城衛隊成員,可八頭哪里能讓,他們以城衛隊成員實力不能太低為由,拒絕了星眼族的請求,如果星眼族這么做,那么就是違規,要遭到懲罰的。

    以星眼族現在的實力,肯定是承受不住的。

    不過,八頭還是留下了一點提示,就是星眼族是代替輝唐族進入城市衛隊的,那么他們可以去和輝唐族商量,讓其派人代替星眼族一段時間。

    當然,這也是輝唐族暗地里要求的,時間點,也恰恰卡在了距離出發只有幾個小時之前,就是要讓星眼族措手不及,讓他們不得不答應輝唐族提出的條件。

    果然,星眼族直接找上了門,還是兩位族長親自來的。

    之前在勇敢者試煉中被星眼族擊敗,那個瞬間,幾乎是所有輝唐族人這輩子最為屈辱的時刻,現在,雖然不能真的把星眼族如何,但是狠狠的敲詐他們一筆,之后找到機會一點點的把他們吃掉,也算是報仇了。

    看著星眼族的兩個族長只帶著四個人就來了,擺出的態度很恭敬,委簇和現在會議室中的八九個高層如同看獵物一樣看著他們,心中別提多得意了。

    “一千萬月歲金”

    “五百個雇傭名額”

    “一百種各類藥物兩千枚”

    “五十件紅凝級裝備”

    “一千件克剛級裝備”

    “地下堡壘群中一棟城堡的五十年使用權”

    坐在左邊的星大人嘴里重復著剛才輝唐族人和她說的這些條件,面具后面的臉看不見神情,卻肯定非常的難看。

    這幾乎就是要把星眼族向絕路上逼啊。

    不僅要錢要裝備,還要雇傭名額,可想而知,這幫家伙會把這五百個星眼族戰士當成什么,炮灰都是輕的,說不定讓他們去執行什么缺德的任務。

    還有,他們竟然還要一座地下城堡五十年的使用權

    星眼族能夠在暗條城內生存,有很大原因是因為他們生活在地下,那里是一片暗條城所有種族生命的禁區。

    誰也不愿意下到地下去招惹星眼族。

    可一旦把一棟城堡的使用權給了輝唐族,他們便可以堂而皇之的進入地下堡壘群,換句話說,星眼族的天然防線就沒有了,這幾乎是把命門露給了別人,很顯然,輝唐族這就是要抓住你的弱點,好方便以后一刀一刀的割掉星眼族的肉。

    “對,沒錯,星大人的記憶力真不錯。”

    旁邊的一位輝唐族副族長哈哈笑道,語氣中的譏諷和得意一點都不加掩飾。

    現在輝唐族的這些高層,唯一可惜的,就是星眼族人都帶著面具,看不到他們的表情,那應該很精彩吧。

    “不能商量嗎”

    眼大人在一邊低沉道:“這些條件有多過分,我們彼此都清楚,我們承認,星眼族現在特別需要這一千個戰士和我們一起出發,需要輝唐族去彌補這些空缺,可如果你們的條件不變的話,那我們就不帶這些人了,大不了,去星球獵場什么都不做就是了,反正我們是新手第一,等著分紅好了。”

    聽到眼大人這么說,輝唐族人早有準備,委簇說道:“倒是種辦法,只是到了星球獵場,就由不得你們說了算了,不要忘了,你們是暗條城聯軍的一員。”

    輝唐族的主人又笑,他們真不怕星眼族拍拍屁股走人。因為那樣他們會遭到八頭的針對。

    “要不這樣,我們說一些條件,你們看看是否能夠答應”

    眼大人沉默了一下說道。

    “沒那個必要。”還是剛才那個副族長直接拒絕,但是委簇卻擺手打斷。

    “你說說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距離出發的時間可越來越近了,如果耽擱了大家的行程,八頭的人會來請你們的。”

    “還有,如果你們的條件不能讓我滿意,之前我說的那些加兩成”

    這已經明晃晃的威脅和勒索了。

    眼大人仿佛沒聽到這些,開口說道:“給你們兩千萬月歲金,我們星眼族全族都可以被雇傭,還有五千枚藥物,一百件紅凝級,五千件克剛級,以及地下堡壘群的共同使用權。”

    這話,把輝唐族的人說得一愣,剛才委簇威脅之言,也只是提高了兩成,現在星眼族自己給加了這么多他們瘋了嗎

    “你們”

    委簇有些戒備,不過想想現在是在輝唐族之內,星眼族也就來了這么六個人,他們還能翻天怎么的

    “很奇怪是不是”星眼族的六個人都站了起來,向后退了一步,和輝唐族的人拉開了一些距離。

    “我們說了這么多廢話,只是為了拖延一點時間,好讓我們的族人完成準備,現在,到時候了。”

    聽到眼大人這么說,所有的輝唐族人也不敢拿大,紛紛站了起來,準備隨時動手。

    “你們什么意思攻擊我們”委簇瞇著眼睛看著星眼族的兩位族長問。

    “確切的說,是把你們輝唐族從宇宙萬族中抹去。”眼大人冷笑著。

    “哈哈,就憑你們一個小小的星眼族”輝唐族的人都覺得這幫星眼族人都瘋了,竟然如此的大言不慚,他們不是真以為,能夠在勇敢者試煉贏了一回,就有實力把輝唐族給滅掉吧就算退一步講,星眼族有這個實力,可是他們的兩位族長都在這個屋子里呢,難道他們還逃的出去

    “你們是不是在想,哪怕死,也要拉我們一起甚至覺得,控制了我們,便可以號令星眼族”

    眼大人好整以暇地說道。

    “難道不是”委簇心中的不安越發強烈,他直接點開終端,打算通知族人,可是上面一片空白,什么都沒有,他臉色大變

    “當然不是了。”眼大人呵呵一笑,“你難道沒聽說過,星眼族的兩位族長,有無數張臉”

    “不好,他們不是真正星眼”一個輝唐族人驚恐喊出來。

    幾乎和他的聲音同時,會議室的幾扇窗戶一起碎開,數道人影帶著寒光迎向了屋子里的輝唐族人。

    不過這些輝唐族人都是高層,自然也是實力最高的一些人,面對突然情況,在瞬間的驚駭之后迅速冷靜了下來,默契的分好了對手迎了過去。

    只是當他們和突然出現的星眼族殺手發生碰撞了之后,又是數道寒光從地板中乍起,四個帶著冰冷面具的人影出現在這些人的背后。

    “媽的,這幫家伙是從哪來的為什么我們沒有感覺到”輝唐族是以感知敏銳著稱的,可他們卻壓根沒發現有人潛到了附近

    本來,輝唐族在屋子里有將近十個人,星眼族只有六個,剛才從窗戶那邊沖進來四個后,雙方的人數已經差不多,現在地面再出現的四個,一下子輝唐族在人數方面就陷入了劣勢。

    “真以為你們可以”委簇已經暴怒了,他的雙手綠光瑩瑩,對著一個星眼族人就揮了過去,頓時半個屋子都充滿了縱橫的能量。

    老家伙做為輝唐族的第一高手,確實有真才實學。

    他的目標,是從窗戶出現的那位明顯實力高強的星眼族此刻,那因為是真正的星眼兩位族長之一。

    “呵呵,猜錯了”一聲輕笑從頭頂傳來,委簇大驚失色,他根本就沒有發現頭頂還有人。

    真正的星大人從天花板上躍下,身體驟然分成了好幾個影子,之后一起殺向了委簇。

    這正是之前她在在勇敢者試煉的時候用過的那個殺招。

    當時她直接斬殺了輝唐族實力最強的人,現在再次用出來,委簇絲毫不敢大意,并且他是被偷襲的一方,處于完全的劣勢,生死時刻,只能選擇防御。

    他雙手的綠光在身邊左右掃了一下,他整個人就處于綠色光芒的包裹之中,星大人從各個方向劃來的攻擊便切在了綠光中,這些綠光如同膠水般粘稠,竟然擋住了星大人的攻擊。

    不僅如此,本來移動到了會議室中間的委簇甚至還對距離最近的一個星眼族戰士發動了攻擊,隔空的一拳,把那個正在和其他人酣戰的戰士給打的飛出了會議室。

    身體飛出路線上的桌子和墻壁,直接被撞的粉碎。

    委簇嘴角留學,剛才星大人那一擊雖然沒有碰到他的身體,可他同樣付出了代價。

    別看他還抽空擊飛了一個星眼族戰士,可他心中已經是驚濤駭浪。

    那個星大人,感覺實力絲毫不比他差

    這個時候,在他身側不遠處傳來了一聲慘叫,委簇余光一掃,發現一個他的心腹正捂著脖子,里面大量的鮮血噴涌而出,巨大的傷口差點連頭部都給切了下來,顯然是不可能活下來了。

    他怒吼一聲,主動沖到了下手殺死心腹的那個假冒眼大人的戰士面前,雙拳的綠光大盛,同時腳下一跺,屋子里所有的桌子椅子花瓶擺設等全部碎掉,化為了無數的暗器次向了這個人,凡是在這些碎片移動路線上的星眼族戰士都遭到了攻擊。

    委簇確實是恨這個殺死了自己心腹的人,可他也存有另外的心思。

    那個人所在的方向,正好是一處缺口之前,只要越過他,就能夠沖出會議室。

    雖然不知道外面什么情況,可委簇肯定星眼族一定是有其他手段的,否則這邊都打了一兩分鐘了,不可能沒有驚動族人。

    要知道,本來準備出發去星球獵場的四萬戰士,就在不遠處集結呢。

    同時,他也不想現在和星大人拼命,不是他怕了,而是身為一個族長,他現在最需要做的,不是和敵人拼命,而是弄清楚發生了什么,并且穩定住局面。

    委簇剛才看到了,這個殺死自己心腹的假眼大人不是特別強大,剛才能夠殺死一人,也是在被人幫助下完成的。

    雙重到了這個假的眼大人面前,澎湃的力量幾乎要把這個人吹走了。

    只是這個人的眼睛卻在笑。

    他本來拿著一把匕首的手突然一抖,匕首脫離下落,空出來的雙手出現在了兩根手指粗細的錐形刺,身體故意挺了一下,下一刻,整個人噗的一下消失在了原地,接下里從委簇的腳下出現,兩道寒光直接從一個詭異的角度刺向了這位輝唐族的族長。

    而那把本來正在落地的匕首也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劃出了一道弧線,從距離地面不遠的半空嗖的一下刺向了已經開始躲閃的委簇。

    并且隨著這把匕首的突擊,在它的周圍形成了一股亮眼的能量團,看上去就如同一顆高速沖擊的彗星那樣。

    好像在應和匕首的攻擊,從地面沖出來的假眼大人雙手的圓刺也同樣爆出了光芒,從鋒銳攻擊,變成了能量沖擊。

    此時此刻,在委簇的身后,星大人已經感到,她雙手橫窩著弧形匕,略微站定,身體左右輕輕搖擺,接著小小的跳動而起,左右手不斷的朝著委簇揮動,一道道刀芒閃電般的切向委簇,和空氣產生摩擦,發出了尖銳刺耳的聲響。

    頃刻之間,在星大人和委簇之間,已經被這種道刀芒給填滿

    不僅如此,這些刀芒看似好像目標是委簇,可是卻總有不少在中途拐彎,殺向了別處的輝唐族人,一時間,整個屋子還幸存的輝唐族人全部被覆蓋在了攻擊范圍之內。

    “銀月之舞彗光交擊你們是真的星眼”身在攻擊旋窩的中心,委簇狀似瘋癲的大喊著。

    “猜對了,但知道的有些晚了。”星眼兩個族長幾乎同時答道。

手機上http://www.rcqhtf.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