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寒門狀元 > 第二四七四章 一層層窗戶紙

第二四七四章 一層層窗戶紙


    沈溪中午進的南京城,到正陽門內的公衙區跟南京戶部、兵部、工部接洽完工作,太陽仍舊高懸于半空。

    此時沈溪本可直接離開南京城,回營中過夜,但這邊早就為他準備好接風洗塵的宴席,作為正主他實在是無從拒絕。

    因為之前跟王倬和王佐的交談中,沈溪已表明會去魏國公徐俌的中山王府拜訪,所以完成公事離開戶部衙門時,并沒有執意要走,在眾多人一番虛以委蛇的恭維下,沈溪終于決定前往赴宴。

    中山王府位于夫子廟附近,距離公衙區只隔了三條街,坐車只需一刻鐘。

    當天中山王府非常熱鬧,徐俌雖在面子上跟沈溪過不去,但為了江南權力歸屬,只能在一些事上忍氣吞聲。

    以徐俌的年歲,其實更在意的是沈溪少年得志,為自己身為徐達嫡孫卻不得不屈居一介后生之下憤憤不平

    但實際上,徐俌對朝中位極人臣的沈溪帶著莫名的敬畏,他口中說要跟沈溪劃清界限,但其實還是老老實實聽從徐程的建議,在府上設宴盛情款待。

    沈溪到中山王府門口時,徐俌親自帶人出迎,他身后金陵勛臣和官員代表不下二十位,這還是在南京六部以及應天府和上元、江寧二縣大量官員尚在衙門值守的情況下出現的狀況,此外還有大量士紳沒資格出迎,只能站在院子里邊耐心等候。

    從馬車上下來的時候,同車的王佐對沈溪道:“南京禮部江尚書剛過世不久,如今朝廷未及定下接替人選,之厚若能跟陛下進言,記得提一下。”

    沈溪到金陵城前,南京六部正好有一名大佬去世,乃是三朝元老、之前貴為南京禮部尚書的江瀾,因江瀾是在任上去世,本身南京禮部又是個養老的衙門,朝廷對于誰來接替江瀾暫時沒給出答案這也跟如今皇帝不問朝事,謝遷跟司禮監掌印張苑互相扯皮、暗中相斗有關。

    沈溪只是微微頷首,沒有明確表態。

    中山王府門前,徐俌帶人上前來迎接,臉上帶著客套的笑容。

    比之在城外迎接更為隆重的是,出席的人除了官員和士紳代表外,還有大量百姓圍觀。此時中山王府大門外,鞭炮齊鳴,鼓樂喧天,舞獅、舞龍、走高蹺等各種歡迎方式悉數出陣,儼然如同歡慶春節一般。

    城外不能擾民,但在中山王府門前則并無太多避諱,徐程在安排迎接之事上顯得很用心,生怕有所怠慢。

    鞭炮聲停歇后,徐俌上前笑著說道:“之厚,咱進去說話,江南父老鄉親對您領軍前來平叛可謂寄予厚望,許多名人雅士都仰慕你的才華,待會兒介紹給你認識。”說完他抓起沈溪的胳膊,顯得極為親近,帶著就往里走。

    沿途不少人對沈溪行禮問候,有稱沈尚書的,也有稱沈大人或者沈少傅的,不過更多的人稱呼沈溪為沈國公,儼然把他當作大明勛貴中流砥柱來看待。

    以前沈溪官職再高,見到那些侯、伯還是要客客氣氣,畢竟這些人世襲罔替,在朝中屬于超品的存在,不過現在他不用在意太多禮數,因為他的地位已遠在這些人之上,只有徐俌勉強能跟他平起平坐,這還是建立在只將他當作國公的基礎上,但實際上沈溪的爵位更像是空銜,他身兼的吏部尚書跟兵部尚書才是大頭。

    到了院子里,視線所及彩旗飛舞,大紅燈籠隨處可見,一副喜慶的模樣。

    寬大的院子里,除了官員跟勛貴外,還有大量士紳代表恭候,見到沈溪,紛紛簇擁過來,熱情地自我介紹,也有徐俌代為介紹的,現場一片嘈雜。

    沈溪禮貌地點頭算是回應,看起來例行公事,不過這些人的名字他都詳細記了下來,甚至還對其中一些人加以觀察,發現一些小細節。

    “之厚,酒宴設在正堂,里邊請。”

    徐俌拉著沈溪進到中山王府正院正堂,很多沒來得及跟沈溪表示親近的人想進去,卻被王倬等人給阻擋在外,這時中山王府的家將和侍衛也出面幫忙維持秩序,略顯混亂的場面這才得以控制。

    沈溪跨步進正堂,徐俌側首略帶歉意道:“之厚,南京士紳都久聞你的大名,今日得見太過熱情,你可別見怪啊。”

    沈溪笑道:“怎么會呢在下榮幸之至。”

    “這就好,這就好。”

    徐俌做出請的手勢,指著前面一張圓桌道,“咱這就入席,不耽擱太長時間,之后還會有一些助興節目晚上別回去了,留在府上過夜,我會給你準備好臥房。”

    沈溪搖頭道:“在下習慣住在軍中,所以不能在府上叨擾太久,請徐老見諒”

    旁邊王倬笑道:“這怎么可以既來赴宴,自是不醉不歸,今天有好酒好菜享用,平時公爺可是不舍得拿出他珍藏多年的好酒來呢。”

    “呵呵”

    一群人賠笑,在沈溪看來有些滑稽,當下笑而不語,在徐俌相邀下,坐到了當首的位置上,連徐俌都刻意讓開主位,意思是不能跟沈溪平起平坐,如此一來便將沈溪捧到了很高的位子上。

    至于其他人,按照各自身份和地位坐下,主桌還有幾處空位,顯然是在等散班后前來赴宴的六部重臣。

    徐俌沒有給沈溪斟酒,笑盈盈道:“知道之厚你要來,老夫專門準備了好酒,都是幾十年陳釀,哦對了,還請了教坊司的人前來助興,吳儂軟語、彈詞昆區乃江南勝景,你在北方未必能見到。”

    王倬又在旁陪笑道:“魏國公近來總是在人前提及沈尚書,說跟你相見恨晚,此番會面定要好生款待。”

    沈溪笑了笑,道:“可惜新任南京守備太監張永張公公未到,不然的話倒是應該請他一起赴宴,免得徐老還要準備兩場宴席。”

    本就好像是在說笑,但此刻正堂內的氣氛變得微妙起來,畢竟很多事沒有捅破那層窗戶紙,誰都知道徐俌是因何請沈溪,但因徐俌自己沒跟沈溪說明用意,旁人自不會越俎代庖。

    沈溪說的這番話好像是在窗戶紙上潑水,現在不需要誰伸出手指去捅破,只要一陣風吹過便會自己破開一道口。

    現在誰來當那股風,便成了最大的問題。

    徐俌作為東道主,本來應該由他來接茬,不過他有許多避諱,只能緘口,如此一來旁邊的南京兵部右侍郎王倬便被頂了出來,在場人中只有他能轉圜話題。

    果不其然,王倬主動打破沉默,道:“聽說張公公已快到南京,若是沈尚書多停留一兩日的話,想來可以遇到,到那時宴會必定更為熱鬧。”

    “對,對,到時候老夫肯定會讓二位貴賓滿意而歸。”徐俌接過話,臉上帶著笑容,窗戶紙紋絲未動。

    在場之人本以為王倬和徐俌會吹這口氣,誰知他們只是虛晃一槍,輕哈一口氣,窗戶紙上多了層霧而已。

    沈溪道:“在下也聽說張公公快到江南,此番他是以司禮監秉筆兼提督東廠太監之身而來,不知他到來后,這南京兵部尚書的空缺,是否也會被朝廷直接定下呢”

    這邊的窗戶紙還沒捅破,沈溪又把另外一扇窗戶上潑了一盆水,在場之人都沒料到沈溪會開誠布公,因為大多數人跟南京權力之爭沒有直接關系,他們只是作為賓客來赴宴,故此他們對于沈溪說的話并不感冒。

    徐俌道:“之厚,其實老夫之前已上奏朝廷,王侍郎資歷深厚,以文臣領兵,歷任貴州、瓊崖兵備副使,又擔任過廣西按察使、廣東右布政使、四川左布政使等職,在南京兵部右侍郎位上已有六載,打理軍政事務井井有條,老夫希望跟他通力合作,管理好江南軍隊,防止倭寇從沿海往內陸蔓延。”

    王倬馬上表態:“正是如此,下官希望穩定南直隸以及浙江地方,為沈尚書平定海疆打下堅實的基礎。”

    之前那層窗戶紙沒有被捅破,倒是有關南京兵部尚書這件事,徐俌和王倬把話挑明,甚至有點自爆隱私的意思,若他二人不說出來,旁人就算知道他們在私下里有所商議卻沒有實錘佐證。

    本來南京兵部尚書跟守備勛臣間存在競爭關系,現在二人私下協商,若真讓王倬來當這個兵部尚書,很可能會出現結黨營私的情況。

    這顯然不是朝廷希望看到的結果。

    所有人皆不言,王倬和徐俌笑瞇瞇地看向沈溪,等候答復。

    但沈溪遲遲不說話,反而拿起茶杯,湊到嘴邊輕抿一口。

    王佐有些著急,連聲問道:“沈尚書,您有何看法,但說無妨,其實在場皆不是外人。”

    沈溪環顧一圈,笑了笑:“諸位希望在下評價什么這朝中事務,本由陛下欽定,朝議會給出妥善的安排在下剛到江南,豈能喧賓奪主”

    徐俌和王倬剛才還表明決心,這會兒都顯得有些尷尬。

    王佐無奈地道:“沈尚書到底非只是兵部尚書,更兼吏部尚書之責,沈尚書的話,相信陛下會聽從幾分如今正是江南平定海疆之亂時,聽說張公公也得陛下御旨,協同您辦差。”

    “是嗎”

    沈溪笑著反問一句,“在下尚是第一次聽聞,卻不知這消息是否屬實。”

    徐俌道:“應該屬實,況且就算張公公不相助,難道老夫還能不幫之厚你不成都是為大明江山社稷出力,只可惜老夫已過花甲,不能提槍上陣,若不然能跟之厚并肩作戰,豈不美哉”

    徐俌說得那叫一個豪氣干云,仿若真的希望跟沈溪一同上陣殺敵,旁邊有人稱贊:“徐老公爺老當益壯,真乃我等楷模。”

    沈溪面帶笑容:“徐老若真心報效朝廷,年齡不在話下,不如在下成全,上奏陛下請徐老隨軍一同出戰,我們老少二人共同掃滅倭寇如何”

    “啊”

    徐俌沒料到沈溪會順著他的話說事,好像是成全他,但其實這番話更像是不識時務的譏諷。

    徐俌沒回答,因為根本沒法回答,說好不是說不好也不是,剛才還表明雄心壯志,這會兒推辭不去等于是打自己的臉,他望向沈溪的目光充滿怨責:“你這年輕人怎這般不懂人情世故我說要跟你并肩作戰,不過是客氣兩句,你還當真了”

    而沈溪笑盈盈望著徐俌,目光好像在回應:“你身為魏國公,永鎮南京,應該知道什么是言出必行,沒人跟你言笑。”

    王倬趕緊打圓場:“徐老公爺年事已高,身體不濟,近來更是連續染病臥榻,怕是無法跟沈尚書這般年輕力壯的人同上戰場。”

    徐俌順勢道:“對對,老夫身體不比當年,年輕那會兒就算不能做到力能扛鼎,也曾在疆場縱橫馳騁,保我大明太平可惜歲月不饒人,不許將軍見白頭啊”

    “是,是”

    一群人又在附和,不過這次聲音明顯比之前小許多,顯然都看出來了,沈溪跟徐俌并不是一團和氣,更像是處處挑刺。

    徐俌在南京地位雖高,卻無法影響中樞,屬于地頭蛇;沈溪則是過江的強龍,無論是勛貴還是文臣武將,要他們在沈溪跟徐俌之間選擇站位,也知道該巴結沈溪這個年輕有為并且位極人臣的皇親國戚。

    沈溪年紀輕輕便身兼吏部和兵部尚書,可以給他們甚至子孫后代帶來實質性的好處,況且沈溪在江南缺少羽翼,此時附庸的話說不定有奇效。

    反觀徐俌,年老成精,身邊跟班無數,想讓徐俌信任實在太難,也就是現在置身中山王府,需要客套應對,否則他們寧可不理會徐俌,而專心巴結和逢迎沈溪。

    面對徐俌貌似真誠的推搪之言,沈溪認真說道:“徐老若跟在下出征,不必頂在第一線,只需穩坐釣魚臺,在后方運籌帷幄便可,有徐老疆場廝殺經驗,還有一批徐老帶出來的精兵強將,在下平海疆更有信心。”

    很多人看著沈溪,忽然明白沈溪為何提出要徐俌上戰場,不單是表明立場,更是為整體戰局考慮。

    “沈之厚雖然厲害,但戰功主要是在北方跟韃靼人作戰時得來的,擅長的是陸戰,這與南方船戰、海戰不同,不是有人說過他麾下兵馬不習江南水土么或許他想借機跟魏國公提出征調人馬,而未必是要存心為難人。”

    徐俌也像是明白沈溪的苦衷,心中反而多了幾分得意,暗忖:“你沈之厚再能征善戰,到了江南地界,還不是跟無頭蒼蠅一般現在想起我能幫你忙了”

    徐俌嚴肅起來,輕捻頜下胡須,道:“之厚,不是老夫拒絕你,實在是江南地界久不逢戰事,將士懈戰之心嚴重,突然讓他們去跟倭寇作戰,恐怕力不能及啊。”

    沈溪笑道:“徐老的話,在下不是很明白,在下其實只希望徐老一人隨軍,由徐老在軍中穩定大局”

    “啊”徐俌剛提起一點氣勢,覺得自己穩壓沈溪一頭,卻未料馬上又被沈溪將了一軍。

    感情沈溪不是要跟他借調人馬,而是要征用他這個人,徐俌之前還不肯定沈溪是在為難他,現在幾乎可以肯定沈溪就是來給他找麻煩的,心想:“我這把老骨頭上戰場有何用真能起什么穩定大局的作用你騙鬼呢分明是想折騰老夫,或者是想把我調出南京,方便你控制南京權柄吧”

    “之厚,你”

    徐俌憤而起身,指著沈溪,面露惱色,真情流露。

    但等他發作后才意識到場面并不合適,王倬跟王佐趕緊起身規勸,王倬打圓場道:“其實沈尚書是對徐老公爺您寄予厚望他是年輕人,對于江南環境不那么熟悉,希望得到徐老這樣德高望重的前輩相助,這是尊敬您老哪。”

    王佐也道:“沈尚書或許是不太習慣于水戰,所以想跟魏國公您求教。”

    徐俌意識到自己失態,哪怕沈溪真的是譏諷他,但說的話都是為國為民,甚至還有求教之意,不能說你表達了想上戰場的意思別人就此有所發揮,你就跟人吹胡子瞪眼,而且那人還是你的頂頭上司,關乎你在江南地位穩固的強龍,你個地頭蛇激動個甚

    “咳咳。”

    徐俌咳嗽兩聲,漲紅著臉,顯得很尷尬,勉強一笑,“之厚你別誤會,老夫的意思是想去給你拿幾壇好酒你們先繼續,馬上就要開席了,老夫進內堂一趟,拿了好酒便出來。”

    這話說出來,誰都知道是糊弄人的,但在場之人誰也不敢隨便評論眼前事,有人偷瞄沈溪,卻發現沈溪面帶笑容,好似全無感覺,這個年輕人在中山王府也可以做到反客為主,實在是厲害。

    “徐老公爺,是否需要相助”王倬問道。

    他自然不是去幫徐俌拿酒,而是想進內堂跟徐俌商議對策,不過徐俌卻沒領會王倬的好意,擺擺手:“王侍郎留在這里陪客,老夫去去就來。”

    說話間,徐俌面色多少有些狼狽,往內堂去了。

    在場之人面面相覷,氣氛變得微妙而尷尬,鴉雀無聲魏國公離開后,有資格跟沈溪對話的只剩下南京戶部尚書王佐,別人都不想摻和進沈溪跟魏國公的紛爭。

    王佐拿起茶壺,笑著招呼:“沈尚書,老朽給您敬茶,這是替大明百姓感謝你平靖北疆,又掃滅中原叛亂,力保大明四海升平”

    沈溪起身笑著應了,點頭道:“那就多謝王尚書好意了在下會繼續努力,爭取早日平定沿海倭寇,保江南百姓安居樂業。”

手機上http://www.rcqhtf.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