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明末之虎 > 第二百七十四章 皇帝的疑慮

第二百七十四章 皇帝的疑慮


    崇禎十年六月底。

    京師紫禁城。

    西苑太液池畔。

    在李嘯正全軍推廣實施新的軍階制度之時,崇禎皇帝在太監王承恩的陪伴下,獨坐于太液池畔發呆。

    西苑位于西華門之外,也就是元代的西御園。“西華門之西,為西苑。榜曰西苑門,入門為太液池。”“自金盛時,即有西苑太液池之稱。名跡如瓊華島廣寒殿諸勝,歷元迄明,苑池之利相沿弗改,然以供游憩而已。”從金朝時起,歷經元明兩朝,西苑便是皇帝游樂的場所,此地殿亭樓閣與太液池交相輝映,景色壯麗秀美,實是賞心悅目的好去處。

    只是,現在呆坐于湖畔涼亭中的崇禎皇帝,全無半點賞玩的心思,他手拿著錦衣衛指揮使駱養性送來的密奏,這位皇帝的臉上,竟然涌起明顯的慌亂不安之神色。

    “這個李嘯,事先不稟奏朝廷,竟使得這般狠辣手段,將四名衛所指揮使盡皆誅殺,復將四大衛所大小官員一網打盡,著實太過膽大妄為了。”

    崇禎呆望微波粼粼的湖面,嘴中喃喃輕語。

    隨及,他的臉上便涌起怒色:“李嘯雖為登州鎮總兵官,有轄制下屬衛所之權,但其不經上報,便一口氣誅殺四名三品官銜的衛指揮使,他的心里,還有沒有把朕與朝廷放在眼中了”

    見得皇帝這般憤怒的話語與神色,一旁的太監王承恩不覺渾身一顫,曾受過李嘯恩惠的他,略一思索,便低聲插了一句:“皇爺息怒,要不奴婢去把兵部楊尚書喚來,讓皇爺問個究竟“

    “嗯,你這就去把文弱喚來,朕倒要看看,他這個兵部尚書,對李嘯此事究竟知不知情。”

    “奴婢遵命。”

    不多時,楊嗣昌在王承恩的引領下,匆匆而來。

    “臣,兵部尚書楊嗣昌,叩見陛下,恭祝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嗯,文弱辛苦了,速速平身吧。”

    崇禎皇帝看著面前這位兵部尚書,才上任大半年時間,便已是一臉疲乏憔悴,鬢發點點花白的模樣,心下不由得感嘆不已。

    從去年到現為,楊嗣昌這位新任的兵部尚書,一直在實施他四正六隅十面張網的剿匪計劃。

    這個計劃,可簡述為,以陜西、河南、湖廣、江北官軍為四正,責其分剿專防;延綏、山西、山東、江南、江西、四川為六隅,隨責其分防協剿。這四正六隅各有側重,互相配合,由總督楊嗣昌、總理熊文燦二位重臣,負責總體協調與調配,實現對流寇的十面包圍八方進剿,讓各類流賊從此插翅難逃。

    憑公而論,楊嗣昌的戰略,在理論上并沒有什么太大的漏洞,對國內的流寇又開始日漸糜爛的大勢,也算是有所了解,但是,這個戰略最后之所以徹底破產,在于很多方面楊嗣昌考慮不足。

    而歸根結底,楊嗣昌這項戰略破產的根本原因在于一點,便是楊嗣昌的戰略,需要大量的兵力與糧餉,作為基礎支持。而這一點是現在的明朝最難辦到的。

    在楊嗣昌的建議下,朝廷增兵十二萬,增餉二百八十萬兩,作為他平亂的本錢。

    但是,這一點,實在有些紙上談兵的味道,因為要增兵十二萬,必然要大力增加糧餉,只是這計劃中的二百八十萬兩糧餉,又能從何而來呢

    崇禎皇帝當日在聽了楊嗣昌的計劃后,便曾晦澀地暗示過他,“內帑空虛,大內無錢。”

    于是,楊嗣昌便向崇禎提出四項籌餉之策。“其一,因糧,因舊額量加,畝輸,石折銀八錢,傷地不與,歲得銀一百九十二萬九千有奇;其二,溢地,土田溢原額者,核實輸賦,歲得很四十萬六千有奇;其三,事例,即富民輸貲為監生,其四,驛遞,此前郵驛裁撤之銀以二十萬兩充餉。”

    楊嗣昌這四項措錢政策,打動了崇禎皇帝,他下詔道:“暫累吾民一年,除此腹心大患。”然后,將因糧之法,改為均輸,便頒布諭令,布告天下。

    這項政策,后來被歷史學家們稱為剿餉。

    只是崇禎皇帝沒想到的是,原定只收一年的這項政策,一旦開征后,幾乎就成了永久的定制,終明朝滅亡,而未得革除。

    其實,這項因糧之策,最早是由盧象升提出來的,即田多的地主應該按多出的土地額數,向朝廷多交銀子,這項制度,用意行事倒還好。但現在楊嗣昌為了早日剿滅流寇,病急亂投醫,他改因糧為均輸,即平攤在一般百姓身上,如此一來,簡直是為叢驅雀,為淵驅魚,使得無數本來就活不下去的良民百姓,被最后一根稻草壓垮,從此鐵了心加入流賊隊伍,成了了無窮盡的流寇兵源,實實讓人扼腕。

    當然,楊嗣昌這項剿匪計劃,雖有根本性的缺陷,卻也不能就因此將其貶得一無是處,畢竟在正史上,楊嗣昌這項十面張網的剿匪計劃,在實施的頭一年里,還是取得了豐碩的成果的。

    崇禎十一年這一年中,張獻忠、羅汝才等流寇兵敗降明,李自成在渭南潼關南原遭遇洪承疇、孫傳庭的埋伏而被徹底擊潰,帶著劉宗敏等殘部17人躲在陜西東南的商洛山中,茍延殘喘。

    真正對楊嗣昌這項四正六隅十面張網計劃,造成毀滅性打擊的,還是崇禎十一年冬天,清軍三路大軍的第四度南侵,楊嗣昌不得不分出精銳剿匪兵馬,前去抵御清軍入寇,隨著明朝精銳兵馬的調走,隨本被壓制住了的流寇勢力,重新熾盛了起來,有如決堤之水,再不可復遏。

    而明軍中諸如賀人龍、左良玉等大軍頭,此時皆有了明顯軍閥化的傾向,擁兵自重,不聽調遣,讓楊嗣昌徒呼奈何。因此,楊嗣昌的十網張網計劃,也變成了處處皆是漏洞的破網一張,全國剿匪局勢徹底崩壞。

    在這樣已然不可挽回的頹壞局勢下,楊嗣昌的悲劇命運,其實已然注定。

    崇禎十四年,李自成攻陷洛陽,殺福王朱常洵,張獻忠奇襲襄陽,殺襄王朱栩銘,接連兩名重要藩王被殺,讓朝野一片震動,對這位楊閣部的攻訐筆伐,堪稱排山倒海。

    在這巨大的壓力下,楊嗣昌憂懼交加,舊病復發,為免死于牢獄,最終服毒自殺,這位在明末歷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的楊閣部,結束了跌蕩起伏的一生。

    “楊愛卿,登州鎮總兵官李嘯,擅自誅殺四名指揮使一事,楊愛卿可曾知曉”

    崇禎待楊嗣昌起身后,便急不可待地向他低聲問道。

    楊嗣昌見是崇禎問及此事,心下卻不覺一抖。

    原來,李嘯在誅殺完四名指揮使后,曾立刻向兵部匯報了此事。

    他在信中說,因為這四名指揮使圖謀作亂,自已幸得及時發現了他們的陰謀,才發兵將他們誅殺,并將這四大衛所的原有勢力一并鏟除。此事因事情緊急,故來不及稟報朝廷,若兵部不信,可派人前來查問。

    李嘯的這封信件,讓兵部尚書楊嗣昌在看完后,大大心驚肉跳了一番,隨之嘆息不已。

    他沒想到,李嘯出手會這般狠辣果決,竟是一副完全的先斬后奏的姿態。這可是正三品的大明武官啊,李嘯也不向朝廷事先稟報,就這樣說殺就殺了在當今皇帝這內心多疑、心胸狹窄的個性下,李嘯這般行動,只怕會給他自已招來大麻煩。

    楊嗣昌也暗地考慮過,李嘯這般做,是不是真的象他所說提那般義正辭嚴,還是暗藏了許多不可告人的私人野心。

    那么,自已要怎么對待李嘯呢

    要把他這件事,去向皇帝如實稟報么

    楊嗣昌在經過仔細考慮后,還是決定先把此事悄無聲息地壓下去,不去向皇帝報告這件讓李嘯形象大降,以致忠誠度都值得懷疑的事情。

    因為,楊嗣昌認為,現在四名指揮使皆已身死,部下勢下業已被李嘯鏟除完畢,在生米已做熟飯的情況下,再去深究此事,其實殊無甚益。

    而現在,為了實施自已的四正六隅十面張網的計劃,楊嗣昌一直苦于兵力不足,他早就在想著,要從李嘯處抽調兵馬,前往山陜或湖廣等地清剿流寇,若為這事與李嘯鬧僵的話,卻是有些不值得。

    再說了,相比李嘯誅殺四名小小的衛所指揮使一事,現在湖廣及山陜等地肆虐的流寇,才是朝廷的心腹大患,才是最可能致大明王朝于死地的掘墓人。若放著流寇不對付,倒去懲處對朝廷一直忠心耿耿的李嘯的話,未免一來寒了將士之心,二來也有本末倒置之嫌。

    令楊嗣昌沒想到的,現在事情過了快一個月了,錦衣衛還是把李嘯擅自誅殺四名衛所指揮使一事給報了上去,看來今天,自已卻還是不得不好好給崇禎皇帝解釋一番啊。

    “回稟皇上,此事,臣已知曉了。”

    “你既知曉,為何不速速來向朕稟報”

    崇禎的臉上,明顯地涌起了怒色。

    楊嗣昌輕嘆一聲,復跪于地,向皇帝大聲說道:“啟稟陛下,微臣之所以未向皇上稟報此事,一是剿匪事務繁忙,微臣作為兵部尚書,不得不四處奔波,以至耽擱了稟報時間。二是,微臣私下認為,李嘯誅殺四名衛所指揮使,雖有無視朝廷的不當之處,但相比剿滅堪為心腹大患的流賊,他這件事,卻還是尚是輕微,若輕易上稟,恐徒增圣上不必要之憂慮。“

    “哼,文弱,你如何這般為李嘯說話。李嘯雖被朕所信重,晉封世襲伯爵,又加為登州鎮總兵官,但這并不意味著,朕就可以讓他為所欲為,擅作威福,目無朝廷你這個兵部尚書,對李嘯未免過于放縱了一點“

    崇禎說到后面,明顯加重了語氣,一臉慍怒之色。

    楊嗣昌心下暗嘆,皇帝果然還是心胸狹小,對李嘯誅殺四名衛指揮使之事耿耿于懷,看來,自已要慎重地考慮好再回答了。

    他沉默了一陣,便緩緩地說道:“那依皇上看來,要如何處罰李嘯方好“

    一肚子悶怒的崇禎,沒想到楊嗣昌竟反過來這般問自已,他頓是一怔,隨即吶吶道:“哦,你竟還來問朕朕且問你,李嘯這般狂悖行事,依你來看,卻該如何懲處,方為合適“

    楊嗣昌伏跪至地,長揖而拜道:“陛下,請恕臣直言。“

    “你說。“

    “陛下,依臣之見,李嘯現在登州鎮總兵官,依律可以處置其下衛所官員的。況且陛下又將那登州交于他全權處置,李嘯畢竟年少,一時得意,做出有違圣意的失當之處,卻也尚可諒解。若陛下必要深究李嘯之責,臣恐會寒了李嘯及其精銳部眾之心哪。“

    聽了楊嗣昌這番話,崇禎臉上頓時滿是復雜之情。

    他當然也知道,自已才對李嘯這般信重有加,升他成了世襲伯爵,又成了大膽第一位全權統管登州軍民兩處事務的總兵官,若在李嘯才走馬上任不過一個來月之際,便向這位自已心下頗為欣賞的虎將加以懲處,未免有矯枉過正之嫌。

    “這,文弱,依你這么說,那李嘯這般目無朝廷之舉,難道就這般輕輕放不成“崇禎臉上,閃現出不甘與猶豫的神色。

    “陛下,臣以為,陛下既已重用了李嘯,就當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以臣看來,陛下可從兩方面對李嘯進行實際管控,以測試其能力與忠誠度。“楊嗣昌緩緩答道。

    “哦,愛卿可詳細說來。“崇禎眼神不覺一亮。

    “稟陛下,陛下任用李嘯這樣的武將來治理登州,以臣看來,可從文治與武功兩面,來考察李嘯。”楊嗣昌直起身來,侃侃而談道:“文治方面,則是要求,李嘯必須每年交納登州足額的稅賦,保持登州地方安靖,百姓生活安穩。武功方面,則是要求李嘯整肅消滅登州一帶全部的盜匪,同時抽調精兵,配合微臣那四正六隅十面張網之計劃,調拔其部下精銳兵馬,前往湖廣與山陜一帶,和他種官軍一起,大力剿滅流寇。若李嘯可做到這兩點,其功績足為可觀,陛下又何必,定要抓住他擊殺四名作亂的衛所指揮使一事不放呢“

    楊嗣昌這番話語,說得崇禎皇帝連連點頭。

    見得崇禎點頭,楊嗣昌心下大為放松,他連忙趁機說了一句:“若陛下心下還有疑慮,微臣請求皇上,派微臣前往山東登州,親自去調查李嘯此事。微臣也正好與李嘯商討,如何從山東調兵,前往山陜與湖廣進剿流賊。“

    崇禎臉上,終于泛起了笑容,他朗聲道:“愛卿所言,甚和朕意,就著你前往山東,詳細調查李嘯此事。至于如何從李嘯部下調兵前往山陜與湖廣,就請愛卿自行與李嘯計議吧。“

    “微臣遵旨。“

手機上http://www.rcqhtf.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七乐彩走势图 ff14 3.0初期赚钱 买竞彩赚钱的秘诀 十大最赚钱的销售行业 综英美 我一心赚钱 原创视频素材能赚钱吗 什么行业最暴利又赚钱 dnf40级刷哪个副本最赚钱 高端餐饮不赚钱 艾美国际赚钱方式 十七k写小说赚钱吗 在什么地方干活最赚钱 新挑战赚钱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