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主宰漫威 > 五十九章 入彀非我愿

五十九章 入彀非我愿


    因果之妙,于修士而言,不似那凡人可以蒙蔽。有因就有果,誰的因,誰的果,如此當面說了通透還沒感應,那便也不是修士了。何況趙昱得了道果修成道君,有把握因果之能。若不深究還則罷了,一旦深究如何不知

    一番敘過,玄離道君離去,趙昱則暗暗思忖。

    “玄離此人,大抵也不是個好相與的人物。說來此間,他將仙霞道友因果承接過去,只等的大道輪回即可與我了結,卻在這時間要將我卷入又一宗因果之中,恐怕沒有什么好心思。”

    “只是...”趙昱暗嘆不已:“惡因惡果是小,善因善果是大。人情最是難欠,也最是難還。我寧肯為他出手廝殺,與素不相識者結下仇怨,也不愿欠他此間因果。”

    “這元初魔教之人,哪里有善茬我此前拒之,他看似不以為意,但隨后處處無不著眼,終歸我性子如此,被他看透,不得不入他彀中。”

    “不過也是無妨。大抵此間,若劫數能過,我以金仙道君之修為,必回太和仙門...”

    趙昱思緒萬般,終歸一并斬殺,漸至于無。

    玄離道友別了趙昱,也是暗暗計較:“我早知此人,心性與我教中之人大不類同。果然入我彀中。他未必不知其中道理,但卻是心甘情愿。這等人物用的妙,便是把鋒利的好刀。”

    “只是可惜了先天五行寶材,欸...”

    玄離道人看似頗多講究,又以因果牽絆,還以寶材為代價。卻也令他肉痛。

    那先天五行寶材,乃是玄離成就道君,教中予他的賀禮。獨此一份,日后皆無。可為了心中計較,他連這寶材也給了趙昱,可見其心。畢竟玄離不是趙昱,他雖強橫,但根基卻不比趙昱深厚,金仙一道之上,還須得借寶材之助體悟先天。

    “好在此間若成,所獲之大遠非幾塊先天寶材所能媲美。”

    想到這,他心中肉痛稍歇。

    隨后又想到御千道,不禁思緒轉動:“我將天一道人引來教中,御千道老謀深算怎會莽撞出手區區幾個血脈后裔,區區幾十尊天仙而已,折了便折了,無外乎顏面而已,以其心性,又怎會掛礙他這一番作態,實在令人不好猜測。”

    ...

    不幾日,玄離來見趙昱。

    “道友等的急了罷”

    玄離笑道:“這便去謁見祖師。”

    趙昱大喜,忙道:“速走,速走。”

    于是兩人駕云,玄離道君在前,趙昱在后,一路奔那太初大世界高天之上而走。冥冥蒙蒙之中,不知穿梭多少時空,也不知往返過去未來幾回,終見云端一座道宮,分明鎮壓在時間長河之中,任憑長河浩蕩,也巋然不動,有萬劫不磨,萬法不沾,萬道不滅之象

    兩人到了宮外,御千道躬身深深一拜:“祖師在上,后輩金仙玄離拜謁”

    道宮三門聳立,聞聲側門洞開,也不見道童出來。

    玄離道人忙恭步要入內,卻不見趙昱跟隨,回首一看,發現趙昱正仰首看那道宮上的匾額。

    正是混洞二字。

    趙昱一見此二字,便覺那二字正如其意,若一混洞,將心神吞入其中。他如魚在其中徜徉,分明見證許多奧妙,一時不免沉醉其中。待得玄離喚他:“道友”

    趙昱才從中回過神來。

    道:“失禮,失禮。實在是這混洞二字玄妙非凡,令人不由自主沉醉其中。”

    玄離一聽,頓時了然,笑道:“當初我第一回來此,也如道友一般,被匾額吸引心神。”

    趙昱微微頷首,緩步趕上,道:“我見這二字玄奇,非我所見任何一種道文、神文。”

    所謂道文、神文,大抵是修士所用某種文字。乃取自道中,便是認不得,一看也知曉其中之意。此類多與修士修為有關。修為不同,道文便不同,隨所悟大道而變。

    “此先天道文也。”

    玄離道人笑道:“非悟道先天者無以書之。”

    趙昱頓時了然。

    兩人說著話,畢竟不敢耽擱,忙便入了混洞道宮之中。

    這一步跨出,正見混沌之象。抬眼遠處一座高山險峻,半截沒入時間長河,半截聳于仙云之端。一縷縷先天造化沁潤霞光,浩浩蕩蕩,令人驚嘆。

    山巔云端,有兩道人影對坐。遠遠見之分明渺小,卻又似乎鎮壓在時空長河之上,將寰宇踏在腳下,無比的偉岸。

    就見一道神光飛來,作一登天之梯,兩人戰戰兢兢,登上那梯,一步步攀登上去。

    這一攀登,便如在時空長河因果錯亂之中徜徉,不知過了多久,不朽不滅的元神都已恍惚,金仙道君的道果都將朽壞,才覺豁然一陣開朗,趙昱喜極道:“師父”

    玄離道人也自攀登上來,神色還有迷蒙,聞的趙昱喜極而呼,這才有些回神,忙不迭拜道:“祖師”

    那相對而坐的二人,其中青年憊懶模樣的混洞魔祖撇了撇嘴,謂混空老祖道:“你這個徒弟不錯,比我這后輩可強多了。”

    混空老祖笑而不語。

    趙昱這又對那魔祖拜道:“見過魔祖”

    魔祖擺了擺手:“你這小兒自與你師父老鬼敘話去,別理老子,老子心情不好。”

    趙昱瞠目結舌。

    玄離只覺臊得慌,低頭不語。

    魔祖冷笑連連:“怎的,老子我不像魔祖”

    他那寬松的玄袍一拂,把玄離收了進去:“乃乃的,老鬼,你說老子是不是吃飽了撐的給玄陽那老混蛋培養弟子”

    趙昱在一旁心中發冷:玄離還以為他根腳神不知鬼不覺,沒想到在魔祖這里,如剝光了一般

    魔祖瞥了趙昱一眼:“你們這些小混蛋,自以為了得,不過是井底之蛙,哪里知道天下之大怎么老子沒跟他計較,你覺得不理解螻蛄怎知鯤鵬的眼界”

    趙昱一張臉都憋紅了。

    混空老祖抬起一腳踹過去:“老祖的弟子,要你來教訓”

    魔祖毫不示弱,一跳讓過,反手就是一巴掌拍回去:“老子沒資格怎的”

    趙昱只是心中...驚奇,是的,就是驚奇,不是大跌眼鏡。

    這哪里是人們仰望之中的太元先天,分明兩個市井毛孩鬧騰嘛。

手機上http://www.rcqhtf.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七乐彩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开奖 6码2期倍投计划公式 团购秒杀群怎么赚钱 腾讯分分彩 pk10走势图分析软件 3d直选包号价目表 金沙棋牌最新官方下载 访问出错或页面为空 利宝娱乐棋牌网址 3d2017年全年焰舞汇总 快递行业赚钱 球探比分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