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至霸三界:人界鬼女不修仙 > 第012章:七星合一

第012章:七星合一


    梨飛白心中也是一驚,生離死別,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下意識的,她苦苦哀求的聲音從口中發出。在那一刻,她也不知道那聲音究竟是自己還是這具身子的主人發出的。她只知道,她不想她離開。

    “娘,不要……”

    望著那個苦苦哀求的少女,清漪心中悲痛,幾滴清淚從虛無之中滴落,似雨滴一般墮入塵土之中。

    “木家主,木府組訓是否規定,得引魂燈著,得木府?”轉視木華青,清漪聲音清冷,說出的話也是客客氣氣。

    “爹……”意識到什么,木流音忽然心中驚恐,急忙想要阻止。

    木華青微微一愣,隨即知道了她的意思,卻還是點頭承認:“是……”

    即使到這一刻,他依舊不愿意相信,那個曾經與世無爭的女子,竟然會為了一個被冷落多年的孩子,以木府千年的基業要挾與他。

    “好,記住你今日的話。”清漪話語依舊冰冷,“若是阿梨再在你木府受到半分委屈,我必與那引魂燈玉石俱焚……”話音剛落,清漪便化作一道火光,電光火石之間飛入地板上跌落的引魂燈之中。

    隨著那盞引魂燈燈光的漸漸明亮,木府祠堂之內其余六盞燈光也逐漸明亮,化作六道火龍,繞著清漪旋轉不止。斗篷之下的男人,指尖飛舞,一把銀色洞簫隨即出現在唇際,悠悠簫聲經久不衰遠遠包裹在燈光之外,又像是在壓迫著他們。

    只見七盞引魂燈越聚越攏,火光亮如白晝,藏藍斗篷之下洞簫中踴躍而出的音符,化為一縷縷水藍的熒光緊緊圍繞在火光四周。

    等到眾人漸漸只能看見火光的旋轉而看不見燈身的時候,引魂燈中突然發出刺眼的火光猛地散開而去,逼迫著青梨苑上空彌漫著的黑氣急劇收縮。

    然而,片刻之后,那漫天的黑氣被凝聚成一團,卻怎么也消散不開。引魂燈發出更加刺眼的光亮,斗篷下的簫聲也凄絕得如同將要撕裂。

    梨飛白雖然因為清漪的離去而在心中產生些許的悲涼,但前世的她畢竟經歷過十分多的磨礪,這些許的悲涼也漸漸被好奇心所代替。望著青梨苑之中徘徊不去的黑霧,腦海之中漸漸印刻出一口井來,想必便是這幽州九幽封印的陣眼所在。

    正在梨飛白自我感覺良好的推敲時,引魂燈突然又爆發出如同化學實驗室中鎂條燃燒一般的強光,隨即化作一條火龍既快速的飛往不甘離去的黑霧的上空,一陣泰山壓頂一般的強行鎮壓,霎時之間便生生將枯井上空濃郁如墨的鬼魅黑影壓迫進了枯井。

    梨飛白因為沒來得及躲閃被引魂燈的強光爍傷眼睛,折騰了好久才勉強能看見有些模糊的世界。只是等她剛睜開眼時,虛空之中突然跌落來什么東西。此刻的她看什么都是模糊不清的,只是下意識的伸手接住,就如同是有什么力量在牽引著她這么做一般。

    耳際簫聲戛然而止,眼前一團柔光微微閃爍,感受到手心物件透心的冰涼,梨飛白情不自禁渾身一個哆嗦,下一刻,被強光灼傷而有些迷蒙的雙眼瞬時間便清晰無比了,和近視了幾百度的人突然戴上眼鏡那一刻的感覺一模一樣。

    “爹,你就這樣讓那個小賤人拿去引魂燈?”不遠之處,木流音的聲音里,滿滿都是痛恨和不甘。

    下意識的看了看自己手心之中冰涼的東西,赫然是一盞古香古色的銅燈,燈柱之上甚至還浮雕出縮小版的引魂圖。圖上的引魂之人無論是動作形態都十分的清晰明了,倒像是在傳授執燈之人引魂之法似的。

    “你住嘴。”木流音話音剛落,木華青突然吼道。梨飛白因為沉浸在燈柱上的浮雕上,頓時嚇了一跳,抬頭望向木華青時,果見其臉色已經陰沉到極點。

    木華青也正望著梨飛白,臉色確實很差。作為木府中人,他最不能容忍的就是鬼魅陰邪,也因此而將身帶鬼氣的親生女兒禁足多年。而如今,這個身帶鬼氣的女孩,卻因著清漪的原因而獲得引魂燈的選擇和承認。一個身帶鬼氣的女子,卻要憑借天神賜予的神器去引魂渡魂。可笑至極。她最該渡的,難道不是自己?

    眼光流轉到梨飛白手中握著的燈柱,木華青陰郁的臉色才微微變了變,有些震驚。自從他接任木府以來,引魂燈向來都是七星模樣,如今……僅剩這唯一一盞……

    憑借著木府家主對引魂燈特殊的共鳴,他明白梨飛白手中的才是真正的引魂等,他卻是不知,真正的引魂燈竟然是如此模樣……難不成原先的七星燈是真正引魂燈的碎片?

    “恭喜木家主了,神器引魂燈重組,已然恢復了當年天神賜予時候的威力。而如今木府業已選出下一屆的當家人,看來木府重新走向巔峰,指日可待!”藏藍斗篷身后的孟總管朝著木華青微微拱手,滿臉笑意的祝賀。顯然是表明靈山墨家支持梨飛白的態度。

    木流音驚詫的看向墨家孟總管,心中的恨意更加濃郁,她一直以為,墨家怎么也是會站在她這邊的。雖然心中憤恨,因著木華青在身側,她卻也是不敢再說什么的,只是看向梨飛白的眼神卻是更加陰郁。

    聽了孟總管的賀詞,木華青的眼神又從引魂燈游轉到梨飛白身上,卻也無可奈何的不再說什么,反而轉身朝著青梨苑而去。他倒是想看看那鬧得木府雞犬不寧的九幽封印有沒有真的被重新加固。

    梨飛白一直以一副旁觀者的姿態迎接著眾人的一切視線,如此厚臉皮的事情她在前世可不是第一次干的。眼見木華青領著眾人浩浩蕩蕩的前往青梨苑,本著愛湊熱鬧的性子她也是會跟去的。

    只是在她剛剛抬腳想要跟去的時候,身后一陣衣衫被晚風拂動的聲音傳至耳際,下意識的回頭望去,只見那位似乎是專門來收拾爛攤子的藏藍斗篷少年已然御風而去。

    梨飛白癡癡的望著那道藏藍的身影,有一股莫名的悲涼不由自主的從內心深處彌漫,漸漸在心房之內凝聚出一道模糊的身影。梨飛白雖然覺得驚奇,卻是怎么也無法看清那道影子的。下意識的又看向虛空之中離去的藏藍,在那一剎那,不知從何處吹來的微風像是聽到梨飛白心底的聲音一般,悠悠的吹開了藏藍的斗篷……

    鋪天蓋地的銀發散發著清冷的銀光四散而去,發間一張冷魅的臉龐也正看著梨飛白,臉龐之上一雙淡藍的眼眸,深邃得如同想要將望著他的人吞噬。

    渾身一震,梨飛白十分清晰的感覺到心底的身影也漸漸清晰,竟逐漸和虛空之中的銀發少年完全重疊。一模一樣的銀發,一模一樣的清冷,一模一樣深邃的眸……

    這一剎那,梨飛白就已經知曉自己再也放不下這一片大陸,再也放不下那個虛無的影,在不可能輕易的想要離開了。

    “阿梨……”袁炤見梨飛白望著虛空半響沒有動彈,而那里分明什么也沒有,便忍不住怕了拍她的肩膀。

    “啊。”梨飛白嚇了一跳,忍不住驚呼出聲,心房之中的身影也轟然坍塌。

    見她這般,袁炤微微一愣:“你在看什么?怎么臉色這么差?”

    “那個……墨家……”梨飛白指了指虛空,只是當她再看過去的時候,那里卻是什么也沒有。下意識的轉視那兩個墨家人站立過的地方,也是一片虛無……

    梨飛白正在驚奇,袁炤像是解釋一般輕聲的說道:“墨家向來神秘,幾乎從來不和外人來往,師傅也只是尊著同事神器傳人的原因對他們稍微客氣了一些,心中卻是不喜的。他們與鬼界中的人,太過相似,甚至擁有攝人心魄的能力。阿梨你以后若是遇見他們,可千萬不能大意……”

    梨飛白聽著心中更加驚詫。雖然懷疑自己心中莫名的悲涼和影響皆是被攝魂的結果,卻總覺得不會這么簡單。忍不住再一次望向虛空,剛才那漫天飄灑的銀發與悠悠揚揚的簫聲,分明是那般熟悉,甚至于不是這具身體產生的熟悉感,而是自己,前世的自己。

    袁炤見她這般失神,知道多說無益,只好緩和了聲音以轉移她的思維:“走吧,師傅他們都去青梨苑了,我們也過去看看……”

    苦思無果,梨飛白朝著袁炤微微一笑,隨他一道重新踏入青梨苑,那個禁錮這具小小身子十三年的地方。,

手機上http://www.rcqhtf.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七乐彩走势图 高进娱乐棋牌 快乐10分合买 快乐8在哪里下载 20选5对奖方法 516棋牌猪猪游戏平台 辽宁快乐12遗漏 湖北30选5开奖奖结果 鑫福网 快乐双彩开奖数据 街机电玩捕鱼游戏平 腾讯麻将血流成河怎么玩 河北快3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