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至霸三界:人界鬼女不修仙 > 第021章:瞎眼少年

第021章:瞎眼少年


    山石料峭,梨飛白本就站立不穩,況且又地動山搖的,好不容易堅持著沒摔倒吧,還沒來的及炫耀,眼角之間白影一閃,下一刻梨飛白就被撞飛了出去。

    “死狐貍,我丫看見你了,老娘要是還活著,你丫完蛋了……”梨飛白尖叫著順著陡峭的山勢一路翻滾墜落,眼角余光分明瞧見自己身體各處都被山石劃傷的傷痕,竟然沒有感覺到絲毫的疼痛。

    料想自己現在的狼狽樣,梨飛白心中十分不爽,暗道今日出門肯定忘記看老黃歷,估計是不宜出行。正擔憂著這么一路翻滾下去會不會摔死或者是毀容的時候,卻又突然瞧見身前不遠處,隨著自己翻滾而下的,竟然還有一塊碩大的巨石……

    “哎呀呀……救命啊……”梨飛白終于停止惱騷,一面盼望著別這么快落地一面隨口亂叫喚著試圖引來他人的救援。只是這荒郊野嶺,白狐貍和葉家主仆在山腰上估計自顧不暇,誰還有閑工夫來救她呢?

    正在胡亂叫喚的時候,突然腰間一緊,似乎是被什么勾住,卻是恰恰將梨飛白翻滾的路線偏移了,剛好避開身前滾落的巨石。

    望著巨石險險的從身側滾落下去,梨飛白深深吸了一口氣,頓覺自己福大命大菩薩保佑。只是還沒來得及神神叨叨幾句,腰間又是一緊,隨即像是被什么東西拖住一般的迅速移動,竟然比從山頂上滾落而下的速度更加迅速……

    被拖得頭暈目眩,梨飛白倔強的扭了扭身子回頭看了一眼,頓時嚇得發不出任何聲音。

    一條巨蛇一般的生物,通體漆黑,暗紅色的花紋鐵銹一般的滿身纏繞,正在山石峭壁之間拖著梨飛白飛一般的橫竄,一邊及其敏捷的避開一陣陣落石。

    龍吟之聲依舊嘶鳴不止,黑蛇也如同和它呼應一般時不時的嚎叫幾聲,聲音尖銳刺耳,異常的難聽。

    下意識的摸了摸蜷住自己身子的蛇尾,鐵一般的生硬與冰冷,梨飛白十分好奇這么大一家貨是怎地在峭壁上健步如飛的。望了望身下深不見底的深淵,梨飛白深怕這巨蛇一不小心掉下去了。它銅皮鐵骨的不怕摔,自己這小身板指不定被直接摔成肉餅。

    估摸著巨蛇是靠極快的速度才能在峭壁上游走,況且它方才確實是救了自己一命,梨飛白微微鎮定了下。只是下一刻,鼻間嗅到的腥臭氣息讓她的眉頭蹙得更深……

    “喂,你要拖我到哪里去?你不是來救我的嗎?”梨飛白心中越來越害怕,急忙大聲嚷嚷。

    “嗷……”巨蛇猛地扭頭,朝著梨飛白尖叫一聲,撲鼻而來的是濃郁千百倍的腥臭,梨飛白胃中一陣翻滾,險些吐了出來。

    隨著巨蛇的尖叫,蒼涼山中莫名的龍吟之聲竟然止住了,大地也恢復了平靜,山石落盡之后大山依舊恢復了它以往的蒼涼,除了山腳下的一片狼藉……

    梨飛白還要掙扎著逃開束縛,下一刻只覺得眼前光線突然一暗,竟是被那巨蛇拖入山腹之中。

    聞著比巨蛇口氣還要濃郁的腥臭,梨飛白料想自己是被拖進蛇窩了,心中一陣緊張,竟然都想不起召喚出引魂燈,只是隨手拿起無殼蛋朝著蛇腹一陣猛砸。

    只是,自進入山腹以來,梨飛白分明覺得那無殼蛋分明慫得如同一團海綿,本還擔憂著這一道砸下去肯定蛋碎一地了,那無殼蛋卻只是軟塌塌的陷下去那么一道,并且瞬間就回復原樣了。

    顧不得太多,梨飛白為了脫身只是一陣猛砸,即便大多時候疼的是自己的手。然而,這么兩三錘下去,蛇尾當真松動了。梨飛白心中一喜,急忙又加大力道砸下,只是下一刻身子一輕,順著自己一錘的力道便直直墜落。

    心中一詫,意識到自己又飛出去了,梨飛白急忙大叫。只是她這一道撕心裂肺一般的慘叫剎那之間便被淹沒在黑蛇的慘叫聲中。隨即,瘦小的身子便噗通一聲掉進一處水坑,激起水花一片……

    有那么一瞬,眼角分明瞥見一道淡藍的身影,鬼魅一般的撲向黑蛇。

    奮力撲騰著從水下鉆出頭來,梨飛白一邊大口呼吸著一邊隨手抹了一臉的水,剛睜開眼睛,便看見一道淡藍色的身影同黑蛇糾纏在一起。

    原來,那道淡藍,是真的。

    一邊撲騰著想要爬出水坑,一邊各種yy藍衣少年英雄救美的劇情,梨飛白甚是忙碌。只是下一刻,只見那藍衣少年長劍一揮,直直刺入黑蛇腹中,隨即掌心一轉,鮮血四濺之時,一顆暗紅的晶丹在淡黑的魔氣包裹下緩緩升起。藍衣少年卻是看也不看,隨手收劍。梨飛白這才看清他手中握著的并不是什么劍,而僅僅是一根碧綠的竹簫……

    梨飛白被藍衣人的干凈利落驚得張口結舌,下一刻身子突然一重,忽地又掉進水坑里,被猛灌了好幾口水。

    不過這山腹之間的氣味腥臭無比,這水倒是十分可口的。梨飛白撲騰著將口鼻露出水面,剛想要惱騷幾句,卻突然感覺到一道冰冷的目光,下意識的抬頭,梨飛白愣住了。

    似曾相識。這是梨飛白第一個感覺。

    冷。這是第二個。

    疼。這是第三個。

    右肩膀處同心中的情緒呼應一般猛地一痛,梨飛白慌忙伸手捂住。這個習慣,她在還活著的時候都有。一直以為穿越到九幽之后便不會又這種毛病了,想不到那痛楚竟然要強烈千百倍。

    “你是誰?怎么在這里?”望著身前那道清冷的身影,梨飛白忽然問道,下意識的用著同樣清冷的聲音,那幾乎不屬于她的聲音。

    藍衣少年雙眼之間蒙了一條素白的錦緞,似是有眼疾,聽見梨飛白說話,朝著她的方向偏了偏頭:“墨折,尋親。”

    “你是靈山墨家的人?”梨飛白望了望他手中滴血的長簫,急忙問道。只是這人……這簫,分明有些不同。當日墨家人到木府收拾殘局,那人分明握著銀白透明的玉簫,而這人,卻是碧綠的竹簫。

    墨折不語,蒼白的臉龐依舊清冷,似乎壓根沒有理會梨飛白的意思,繞過她所在的水池沿著山壁摸索著。

    即便如此梨飛白卻并不覺得反感,反而有些好奇的問道:“你看不見么?在這找什么呢?聽說最近蒼涼山出現很多妖獸……”

    “我只是怕光。”墨折繼續摸索,分明不想搭理梨飛白。

    這是山洞耶,有什么光?梨飛白郁了郁,撲騰著想要爬出水坑,心中卻對這少年更加好奇:“我叫梨飛白,梨花的梨……”

    墨折默。

    “我是從那山上掉下來的……”沒能爬起來,梨飛白再接再厲,“然后又被那家伙拖進山洞,剛才謝謝你救我……”

    墨折默了默:“玄鐵蛇,初級魔獸……”

    得到墨折的回復,梨飛白心中一喜,對那什么魔什么獸壓根不感冒。

    “你在找什么?我可以幫你找呀,我眼神好……”話音未落,梨飛白卻急忙頓住了,下意識緊張的等著墨折的反應,她這意思,不是明擺的說別人家眼神不好么。

    天地良心,她只是想叫他拉自己一把。也不知是怎么搞的,無論她怎么撲騰都沒辦法從那個沒她身子長的水坑中爬起來。水坑差不多只有她肩膀深,可是一旦她想要站起來爬走的時候,身子立馬重到要沒入水底,喝了好幾口水之后,梨飛白再也不敢亂撲騰了,蜷著退叫水沒到自己脖子處,好叫自己能夠呼吸。

    墨折觸摸向石壁的纖長手指微微一頓,因為背著梨飛白,看不見他的表情。好一會兒他才悠悠的說:“龍泉甘露,你倒是很巧的掉了進去……”

    梨飛白詫了詫:“蝦米?”,

手機上http://www.rcqhtf.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七乐彩走势图 新疆体彩11选5一定牛 心悦吉林手机麻将下 云南11选5有那些城市 幸运飞艇计划 大额配资 贵州麻将怎么算钱 e球彩 虚拟足球 贵阳捉鸡麻将游戏下 快3开奖遗漏 香港六合彩开奖历史记录 深圳风采开奖走势图 青海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