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至霸三界:人界鬼女不修仙 > 第052章:山雨欲來

第052章:山雨欲來


    梨飛白托著精疲力盡的身子在燈奴的攙扶下帶著瞎眼的墨折和死透了多時的墨顏回到青梨苑的時候,白狐貍第一個風風火火的跳了出來:“小白,小白,不好啦!你二哥他回來木府要搶你的位奪你的權啦!”

    “我哪個二哥?”梨飛白疲憊到了極點,迷迷糊糊的反問。

    白狐貍身子一抖,可憐巴巴的望著被燈奴架著的梨飛白,這也才無意的看到了墨折和墨顏,身子下意識的抖了抖,憋了許久才忍著沒說什么而又看向看向梨飛白:“小白小白,你又傻了么?你二哥可不是那個木流芳么……”

    “木流芳?誰啊?不認識。”梨飛白迷糊著嘟囔了兩句,現在的她已經疲憊到了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旺財,你先將墨折和墨顏找個地方安頓了吧,有什么事咱們明兒個再說……”

    白狐貍郁結,怔怔的看著梨飛白。然而只一霎那,她卻猛地推開燈奴的攙扶,大驚失色的望著白狐貍:“木流芳?你說的是木流音他親老哥么?”

    “可不就是他!不過他可不老,”確定梨飛白沒有再傻回去白狐貍立馬松了一口氣,“小白你完蛋了,一個木流音你都斗不過,更何況另外一個曾經內定的下一屆家主……”

    “切,老娘這是懶得跟他們斗。”梨飛白撇撇嘴,轉眼便沒心沒肺的打了個哈欠恢復了方才的懶散,“老娘先歇息了,睡飽了再和他們兄妹玩玩……”

    “哦,這樣啊……那還有另外一個消息……”白狐貍不緊不慢的理了理自己滿身雪白的毛發,“你那個師兄,宮南星,快斷氣了……”

    梨飛白聽了渾身一震,看向白狐貍時候雙眼唰地紅了,終于咬牙說道:“旺財,拿刀來,放血……”

    “四小姐,家主請您到前廳議事……”就在梨飛白火急火燎的找刀給自己放血,以同著彼岸心血一道拿去喂養彼岸花來救治宮南星的時候,木府一位小一輩的弟子卻剛好進了院子,連口氣都沒叫她喘的。

    梨飛白郁結,隨口應承:“知道了,我馬上就去……”

    “那弟子……就先……就先退下了!”那小弟子看了看屋內賣乖的白狐貍和目無表情的燈奴,本已經有些恐懼了,來的時候又聽說青梨苑這位不省事的主兒,又帶回來一個冷冰冰的瞎子和一個病怏怏的紅衣新娘子,就更加有些忌憚梨飛白。

    自從梨飛白得了引魂燈之后,木府弟子見著她的無一不恭恭敬敬帶著些許的懼怕,這回也同樣的畢恭畢敬,恐怕是擔心梨飛白若真得了木府家主之位,會找他們尋幼時欺辱之仇吧!

    梨飛白不耐煩的揮揮手,看了沒看那弟子一眼,扭身滿屋子翻箱倒柜的找匕首。

    眼見木家弟子滿意離開,白狐貍急急忙湊近梨飛白,一臉深惡痛絕:“小白,肯定是你那二哥想要刁難你了,你可不能去啊!就你這么瘦不拉幾的廢柴模樣,去了肯定要被欺負的……”

    “放血……”梨飛白大手一揮,魄力十足,絲毫不理會白狐貍的婆婆媽媽。

    白狐貍縱身一躍,急忙攔在梨飛白面前:“你現在要放血救人,就更加去不得了,打又打不過人家鐵定要吃虧的……”

    白狐貍做出這般夸張的動作,看似是擔憂梨飛白攔著她不去涉險,卻還是不以為然的給她遞了刀子,倒像是一邊勸著她不自殺一邊還幫她綁好上吊的繩子一般。

    “我不放血前就能打得過就能不吃虧了么?”梨飛白無語,接過匕首隨手在細白的胳膊上一劃,本來還信誓旦旦的數落著白狐貍,可是匕首一劃破手臂,頓時哀嚎一聲眉頭都擰成了一坨。

    “這么純的鮮血,可別浪費了……”狐貍咂巴著嘴巴,一副饞嘴的模樣,急忙叼了個臉盆接在李飛白手臂下面,竟真一滴也沒浪費。

    看到白狐貍那般嗜血饑渴的樣子,梨飛白忍不住渾身發抖:“狐貍,這么些年你都是吃什么長大的?”

    “吃草……”白狐貍咂巴著嘴,一邊不斷的拿爪子捏著梨飛白的胳膊好叫鮮血流的更順暢一些,一邊看著臉盆里逐漸增多的鮮血,饞到極點。

    梨飛白身子歪了歪,因為疼痛牙齒都已經有些哆嗦,又可能是被白狐貍的樣子給嚇的。“我讀書少你別騙我,狐貍是吃草的么?”

    “這不是跟錯了主么,你丫從小連飯都沒吃飽過,本大仙伙食怎么可能好到哪里去?”白狐貍似乎被說到了痛心處,猛地一捏梨飛白手臂,梨飛白頓時痛得哀嚎一聲,身子一軟,摔了下去。

    然而,白狐貍卻始終抓著她的胳膊,電光火石之間舌頭一卷,從她傷口上舔過,隨即將她胳膊像是利用完的甘蔗碎屑一般隨手一扔,十分寶貝的去捧起臉盆了。

    感受到手臂上突如其來的溫暖觸覺,梨飛白渾身一怔,隨即意識到白狐貍的動作,急忙縮回手臂,驚恐的說道:“死旺財,你干嘛?”

    “沒,太久沒嘗過葷腥是什么滋味了,一時沒忍住……”白狐貍蔑視梨飛白一眼,說得云淡風輕,“別做出那么一副我要占你便宜的模樣,本大仙有心上人……”

    梨飛白嗤之以鼻的白了白狐貍一眼就要硬撐著起身,白狐貍這才吊兒郎當的補充了一句:“本大仙唾液有消毒止疼和促進傷口結痂的功效,保你傷口不留任何痕跡……”

    梨飛白郁了郁,也不管白狐貍說話是真是假,想起木華青在前廳正堂還等著自己,便急忙扶著桌椅想要起身。然而,這青梨苑的桌椅很有一定年頭了,梨飛白最近霉星高照,剛扶住一張椅子支撐著站了起來,那內在早已腐朽了的椅子頓時帶動著梨飛白身子一歪,摔了個粉碎……

    梨飛白哀嚎一身,痛得眼淚只在眼眶中打轉,白狐貍雖然向來對她很是不滿,但見她摔成那樣,急忙想要去攙扶,奈何自己一狐貍身子實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隨意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墨折和早沒了氣息的墨顏,終于將眼神定格在木頭一般的燈奴身上:“喂,你快去扶扶……從現在起小白走到哪你得跟到哪,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我那你當柴燒……”

    “我換衣服也得他跟著嗎?”梨飛白虛弱到了極點,強撐著理了理衣服頭發上的木頭碎屑,連罵人的力氣都沒有了。燈奴倒是十分聽話的隨時預備著攙扶她。

    “沒事,他就是個木頭,就算你脫光了被他看見也沒什么大不了的……”白狐貍小聲嘀咕,卻被梨飛白玩玩全聽了過去。

    白眼一翻,杏目一瞪:“照顧好墨折,他要是有事我把你拿去賣了給人家入藥……”

    “又不是沒賣過……”白狐貍郁了郁。梨飛白剛要發火,忽地一陣涼風吹過,頓時渾身發抖,下意識的緊了緊衣衫,再看向屋外時候,梨飛白臉色卻變得有些沉重。

    “山雨欲來風滿樓,旺財,大戰在即,你……保重……”,

手機上http://www.rcqhtf.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七乐彩走势图 谷歌股票行情实时查询 九游游戏中心旧版2015 麻将的技巧 山西11选5玩法诀窍 ag捕鱼王怎么打能赚钱 山西太行麻将一门牌 下载琼崖海南麻将 黑马股票推荐群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 大地棋牌ios下载 青海快3开奖号码 秒速飞艇200块玩到一万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