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至霸三界:人界鬼女不修仙 > 第053章:木家的刁難

第053章:木家的刁難


    在燈奴的攙扶下來到前廳的時候,即便做足了心理準備,梨飛白依舊被第一次木府議事的陣勢給嚇了嚇,滿院子黑壓壓一片的人,她都懷疑木華青為了虛張聲勢將木府掃地大媽都給傳來了。

    正廳之上,或坐或站著一些元老級別的人物或者他們的子女家眷,為首的幾個梨飛白還有些印象,當日鬼物入侵木府木華青催動七星引魂燈的時候見過,卻壓根沒什么交情。眼見他們一幅幅嚴肅懷疑的模樣,梨飛白更為自己的前程擔憂。

    尤其是那些人看到燈奴攙扶著她走進大廳時候的眼神。輩分低級一些的不認識燈奴的也好,總歸只是好奇。而那些有輩分的,卻都是滿臉詫異與懷疑的看著她,幾乎都將她當作是偷盜燈奴的盜賊了。

    一眼唰過整個庭院乃至大廳,沒有看見木流音和她那傳說中的哥哥,梨飛白心中頓時莫名的慌了慌。

    “家主,你竟將燈奴也給她了?”就在梨飛白心緒不寧的時候,終于有長老級別的人說出了自己的懷疑,頓時引起大片的附和之聲。木華青卻是笑而不語。

    “難道昨日謠傳引魂燈七星合一選了四小姐做主人竟是真的?”

    “四小姐?你是說青梨苑中那位零條氣脈的主兒?不就是一個從來沒能修煉過任何功法的廢柴么,這么些年在木府活得倒是挺低調的……”

    “不是說青梨苑的主兒是因為身帶鬼氣才被禁足的么?怎么就給放出來了……”

    “你們難道沒有聽說,前日陰邪入侵木府,皆是因這位四小姐而起,恐怕是因為木府治不住她才拿引魂燈示好的吧!”

    “如此引魂燈在她身上,可如何是好?”

    “引魂燈的事,還不是定數,”隨著梨飛白的到來,廳堂內一陣指指點點,木華青卻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直到提及提及引魂燈,木華青這才不緊不慢終于開了口,似乎眾位長老的態度他早已經了然。“引魂燈向來都是由木府修為最為高深的人掌管,此時只是暫時存于阿梨那罷了……”

    梨飛白一聽,心中頓時知曉木華青的心思,只是輕哼一聲,讓到一側站了,再也不看他們一眼。

    “阿梨,你來了!”注意到她的表情,木華青也不愿做得太過,朝著幾乎就要被淹沒在人群中的梨飛白笑著招了招手,“過來一點,叫你叔叔伯伯叔公們都看看清楚……”

    木華青當著那么多人的面與她示好,梨飛白即便心中再厭惡也不好公然表現,目無表情的朝廳堂內移了幾步,好叫自己更像一只被人觀賞的寵物,便再不肯上前一步了。

    木華青見狀也不計較,只是因為有梨飛白的存在而笑著對廳堂內的人繼續說著模棱兩可的話:“然而阿梨或許真有掌管引魂燈的能力呢?阿梨雖然零條氣脈,但是九幽修氣者甚多早已泛濫成災,如今正是煉丹制藥盛行時期,恰好又趕上蜀州庸城招收新一屆的新生,若是阿梨能夠進入庸城學習煉丹制藥之術,也仍是有資格掌管引魂燈的……”

    “也不知道星師哥怎么樣了,回來都沒來得及先去看她……希望旺財能種出彼岸之白……”木華青因為忌憚引魂燈而說著八面玲瓏的話,梨飛白卻是一句也聽不下,對這種虛以委蛇的家族大會更是反感到了極點,若不是木華青親自派人來請她過來,她倒想去宮南星病榻前呆幾個時辰。

    “阿梨,你生病了么?怎么臉色這般蒼白?”正忍不住對宮南星的傷勢暗自憂心的時候,耳際卻突然傳來一陣溫柔的聲音,梨飛白驚詫中下意識的抬頭,頓時心中一慌,踉蹌一步朝后摔了過去……

    袁炤見她這般,眼疾手快急忙將她扶住,卻將將握住她受傷的手臂,梨飛白眉頭一蹙,悶哼一聲便騰出一頭的冷汗。袁炤慌忙松了她的胳膊改輕貼在她腰間以免她摔倒,不由分說的挑開她胳膊上搭著的水袖,露出一道慘白的傷痕……

    “這是怎么了?怎么也不包扎一下?”袁炤一臉心疼,隨手從袖中取出一塊明黃的手帕,替梨飛白小心的包扎了。

    梨飛白急忙想要縮回手,然而袁炤寬大的手掌就如同鐵鉗一般將她纖細的手臂牢牢鉗制,卻又帶些溫暖的觸感,叫人如同沐浴一汪溫泉。梨飛白臉頰唰時飛紅,急忙用力掙了掙,恰好袁炤包扎完畢松了鉗制,倒還真叫她輕易掙開了去。

    “剛和旺財搶一包辣條,被他用爪子撓了……”被砰砰的心跳鬧得心煩,梨飛白慌忙回答了袁炤的提問想要掩飾自己的緊張,前世胡言亂語的本性也就被體現得淋漓盡致。

    “什么?”袁炤微微一愣。

    “搶雞腿,搶雞腿……”略一回神,梨飛白急忙改口,袁炤卻一點也不計較,滿臉溫暖的微笑,寵溺的摸了摸她的頭,梨飛白卻是一慌,急忙又后退了幾步……

    “可她畢竟身帶鬼氣啊!”就在梨飛白急忙躲開袁炤的關心時,緊坐在木華青下手的一位大概已有上百的年紀的老者,猛地用拐杖緊敲得石板地面砰砰直響,一臉的痛心棘手。

    梨飛白被老者威嚴的聲音嚇了嚇,心知他們都是不甘引魂燈落在自己手上,或者是不甘木府未來的家主之位落在自己身上,卻只是悶哼一聲不去理會,料想暫時也不會有人敢公然叫她交出引魂燈。

    就在梨飛白準備裝傻充楞硬是裝作聽不懂木府中人的意思的時候,袁炤卻突然拉了她一把,將她瘦小的身軀牢牢護在身后,略微上前一步朝著廳堂上的眾人拱了拱手,這才恭恭敬敬的說道:“阿梨自小身帶鬼氣之說,從來都只是大家的推測,據弟子所知,如今木府恐怕還未能有一人可以肯定的說阿梨確實身帶鬼氣吧!”

    被袁炤如此護著,梨飛白心中一暖,前世也是被那人偶然護了一會,才對他那般死心塌地,終究落得個遭人記恨落水淹死的下場。這一世,既然重生,就絕對不會再做這般小時候缺愛長大缺心眼的傻事。

    心中這般想著,梨飛白收了心中的感動,扭扭身子從袁炤身后移開,正在此時,院中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卻又傳來一道聲音,將將接住袁炤的話茬,說不出的篤定:“她明明就是!”,

手機上http://www.rcqhtf.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七乐彩走势图 快3遗漏 3D 竞彩比分投注秘诀 一起玩温州麻将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号 一分赛车开奖官网 广西娱乐麻将 股票投资特点 默认版块两码 万州麻将换三张手机 波克城市棋牌下载 山东十一运夺金一定牛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