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至霸三界:人界鬼女不修仙 > 第057章:我當什么事呢

第057章:我當什么事呢


    木府本來因為袁炤的態度而陷入冷場狀態,此事一聽木流芳轉移話題,便紛紛詫異的望向他,就連梨飛白也十分好奇他到底還想怎樣扭轉乾坤借助群中的力量奪回家主之位。

    再次成為眾人之間的焦點之后,木流芳這才說道:“這次回木府除了要替庸城選拔優秀學者之外,其實還有別的目的……”說道此處木流芳略微停頓,勵志要賣足關子,“風掌門遙聞木府九幽封印破裂,木府弟子傷亡慘重,在得知小侄乃木府中人后,便特派小侄帶了高級煉藥師回來為木府弟子醫治……”

    木流芳提及高級煉藥師之后,滿臉自豪,木府上下頓時也是唏噓一片,長一輩的看向他的目光中滿是贊許,小一輩的卻滿是憧憬與崇拜,木流音自然也如同是自己受了那般榮耀一般滿臉自豪,同那木流芳如初一轍。倒是木華青不愧是老油條依舊一臉鎮定,恐怕心中早已自豪過了。

    不過也難怪他們會如此唏噓,高級制藥師在九州之間本就是十分厲害的角色,身份地位甚至于比一般的修氣者都要高一些。

    同修氣者嚴格的等級劃分相同,藥師也有相應的等級,由低到高分為:藥劑師、煉藥師、煉丹師。藥劑師和煉藥師又都分為初中高三級,卻只是修習一些一般的藥理用以治病救人之類。煉丹師除卻初中高三級,更有員級、圣級、神級,以神級最高,典型的便是神界的太上老君,標準的神級最高修為。人界修為最高的已有的歷史只記載有員級,如今名氣最高的藥師不置可否被網羅在蜀州庸城。相傳圣級修為的藥師一般都徘徊在神鬼兩界之中!

    如今,這木府之中,竟然來了一位高級的藥劑師,這怎不叫他們為之自豪?

    木流芳十分會掌握人的情緒,在眾人大喜之時卻微微一嘆,意味深長的看了梨飛白一眼:“然而星師弟受傷情況實在是嚴重,就連庸城高級的藥劑師也束手無策……”

    梨飛白本就憂心宮南星,聽到木流芳這般說道,微微一愣,隨口問道:“那你想怎樣?”那態度姿態,似乎根本就不將木府上下哪怕那傳說中的藥劑師放在眼中。

    “聽說,迷音谷的彼岸之白可以肉白骨,你若還念及星師兄這么多年來對你的愛護,你便幫他先尋了來。”木流音并不理會梨飛白的目中無人,在她看來她壓根就是一個沒有教養的野種。大量了哥哥木流芳的神色便秀眉一跳傲慢的看了梨飛白一眼,說這句話的時候,輕描淡寫的如同在說那一句:“今天天氣真好……”

    “至于引魂燈,看樣子你是用不著的,就不要再召喚出來了吧!”木流芳說這句話的時候,就像是配合著木流音的那句“今天天氣真好”,答了一句“是啊是啊……”

    木府時代引魂渡魂,靠的就是那常年供奉于祠堂的引魂燈。可引領孤魂,也可護得燈光之下的凡人之軀,不被陰魂侵蝕。可他們兄妹說,不用帶引魂燈。

    梨飛白下意識的渾身一顫,他們兄妹這般狼狽為奸的配合竟和梨飛白從蒼涼山回來那日的夢境如此契合。若現在這句身子的主人不是自己而是那位柔弱的阿梨,該會被那對兄妹怎樣迫害?一想到此梨飛白都忍不住渾身顫抖不已。

    抬眼看見不動聲色默認的父親,梨飛白微微一笑。袁炤卻先她一步護在她身前,不怒而威的望著木流芳,手指微顫的指著他憤道:“誰都知阿梨天生零條氣脈沒有任何修為,我們誰都擔心星師弟的傷情,可是二師弟你怎能叫阿梨去涉險?更不許她以引魂燈護命?”

    “就是因為阿梨沒有任何修為我才好意提醒她不要總拿引魂燈出來招搖,否則一不小心被鬼界的人搶去了可不是天大的禍患么?”木流芳絲毫沒有讓步的意思,早在回到木府的時候就從木流音口中得知木府如今的局勢,自然勢必是要想辦法除去梨飛白的。

    袁炤氣結,還要阻攔,木華青卻也開了口:“這事流芳和我說過,為了萬無一失,木府會排除兩位長老隨同……”

    “不用了,”梨飛白輕嘆一聲打斷木華青的話,繞開袁炤的維護,微微朝前邁出一步,滿臉不屑的掃視了木流芳兄妹,“我當是什么事呢!不就一彼岸之白么,昨夜里我就帶著旺財去給取回來了,這會兒正在青梨苑中養著在,若是順利,再過一個時辰差不多就能夠入藥了……而且引魂燈也還在,就不勞二哥哥和家主費心了!”

    梨飛白說得如此輕描淡寫,叫木府上下紛紛吸了一口涼氣,木流音更是愣住了,然而木流芳終歸是在庸城呆過幾年還有些見識,哂笑一聲,這才說道:“四妹妹,多年不見你怎就學會這般目中無人?林藥師親口說過,那彼岸之白并不難配制,最為關鍵的是一味藥引,是那鬼界妖皇的心頭之血,要配合凡人之血澆灌迷音谷底的曼珠沙華之花才能成藥,你今日如此大的口氣,難道是在故意嘩眾取寵,好叫長輩們多注意你一些?”

    梨飛白痛心疾首的輕嘆一聲,對木流芳的懷疑不置可否,木流芳卻繼續步步緊逼:“但你又何必拿星師弟的性命來開玩笑,須知你若拿不到彼岸之白,木府上下自然容你不得。難不成你竟是怕了?”

    梨飛白輕笑,隨意踱步到木流芳面前,只輕輕挽起衣袖露出被袁炤細心包扎的傷口,眉頭深蹙解了明黃的手帕將手臂上慘白的傷口置于眾人眼前,這才緩緩說道:“凡人之血么,喏,已經取了……”

    木流芳聽了心中一震,正不知再找什么話來反駁的時候,梨飛白這才又不緊不慢的說道:“二哥哥不是帶回的有庸城的藥劑師么,領到青梨苑去瞧瞧不就清楚了么!正好我也有病人,順便還要勞煩二哥哥的藥劑師幫忙瞧瞧……”,

手機上http://www.rcqhtf.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七乐彩走势图 大圣归来捕鱼游戏平台 北京pk10官网 nba比分博彩qiutan 中文在线股票最新消 龙兴山西麻将 湖南快乐十分有何技巧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 麻将入门与实战技巧 新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 今晚cba比赛即时比分 福建11选五的网站 河南快赢481开奖视频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