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至霸三界:人界鬼女不修仙 > 第064章:4皇族之子

第064章:4皇族之子


    沙塵之中,梨飛白被嗆得干咳不斷,卻突然掌心一暖,頓時被袁炤拖著一路飛奔:“阿梨,快走……”

    “干嘛啊?”梨飛白眼前一片虛無,想要睜大眼睛看路時候,頓時迷沙入眼,淚水不斷。

    來不及理會那么多,袁炤急忙回身將她攔腰抱起:“你摧毀了木府的氣脈靈石便是摧毀了木府的氣脈,師傅定然不會饒恕你……”

    話音未落,梨飛白心中忽地咯噔一下,剎那之間,沙塵盡散,身后卻是一陣猛地的涼風灌輸。心神一動,袁炤忽然一閃身,險險的避開木華青一掌,剛要說話,木華青卻已經惱怒到了極點,忽地又連連拍來數十掌。“你讓開……”

    袁炤卻又哪里肯讓?因為抱著梨飛白無法施展身形,只有不斷躲閃,卻也漸漸顯出吃力的神態。

    “你不過去幫忙?”白狐貍遠遠看戲。

    “這是主人家的事,我一個客人,不必要管那么多吧。”

    “你不怕他們不小心摔碎了那顆蛋么?”白狐貍十分欠揍的哪壺不開圖哪壺。

    “不是有人在么!”墨折輕語。

    “喲,好酸……”白狐貍夸張的伸出爪子在面前扇了扇,“哎呀,那位大師兄似乎沒出全力,這樣下去小白就死定了……”

    白狐貍一驚一乍的報幕,不時的看看墨折的神色,然而墨折卻終究只是氣定神閑。“啊呀,大師兄抱著小白呢,已經替她擋了木華青好幾掌了……哎呀,打到了打到了,小白要吐血了……”

    無論白狐貍怎樣夸張比武場中的戰事墨折都是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只是暗地里握著竹簫的手掌早已經捏緊到指節泛白。

    然而,兩人身后從來都是目無表情的木頭人燈奴在聽到白狐貍的虛假情報時神色卻忽地變了幾分,只是未曾有人注意到他那里去。

    木府上下幾百個參加選拔的子孫弟子此時此刻都還沒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氣脈靈石顯示的梨飛白的修為到底是什么?方才那一聲巨響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來了一陣沙塵?沙塵突然散開袁炤為何要抱著梨飛白逃遁?木華青為何要對梨飛白下殺手而大師兄又怎的死死相互?

    “呀……小白摔了,被她爹抓走了……”白狐貍繼續夸張,然而,墨折依舊面無表情絲毫不以為意。白狐貍正待失望,他身后的燈奴卻忽地身形一動,眨眼疾射而出!

    感覺到身旁的移動,墨折眉頭一皺,霎時間比武場中心便多了一個人攔在袁炤和梨飛白身前,絲毫不給人反應時間抬手就擋下木華青凌厲的攻勢。

    “喲,還是阿奴有義氣!”白狐貍看著比武場中逆轉的形勢,忍不住斜眼瞥了瞥墨折。

    燈奴的突然阻攔使得木華青微微一愣,此時因著木府千年基業被毀在自己手中,哪里還顧及到那么多?厲吼一聲朝著燈奴照打不誤:“我以木府第一百零八代家主的身份命令你,讓開……”

    木華青話音剛落,燈奴似乎像是受到控制一般,動作一緩,木華青便早已繞過他又朝著梨飛白攻去。

    梨飛白莫名其妙被親爹追殺,哪里氣得過?頓時一揮手尖叫著朝著燈奴吼道:“我以木府未來第一百零九代家主和引魂燈燈主的身份命令你,攔住他……”

    話音剛落,燈奴渾身一震,頓時像是充滿電的玩偶一般又來了精神,再朝著木華青攔去的時候絲毫不再手下留情,木華青氣急,梨飛白卻是一臉得意的望著他,挑釁一般。

    有了燈奴的幫忙袁炤這才緩了一口氣,急忙放下梨飛白,遙望著木華青苦口婆心:“師傅,事已至此你就算把阿梨打死了又能怎樣?”

    “我又怎么了?”梨飛白微微一愣,詫異的望著袁炤。

    袁炤卻沒來得及理會與他,繼續勸阻木華青:“木府氣數已盡,現在該處理的是選擇與誰家結盟,或者是哪家愿意同木府結盟才能將對九幽封印的影響減到最低……”

    “現在作為木府直系的阿梨同流芳阿音一樣,都身負此重責,師傅你還是先消消氣……”眼見木華青依舊氣急敗壞的同燈奴纏斗得難舍難分,袁炤嘆息一回,終于放開梨飛白隱忍著低頭朝著木華青單膝跪地,“軒轅炤懇求師傅饒過阿梨,我保證京州三日之內自會與木府締結盟約,增派人手堅守幽州封印……”

    “啥?軒轅炤?”一直沒搞清楚狀況的梨飛白唰地愣住,隨即夸張的大笑著說道,“大師兄你嚇傻了么,連自己名字都不記得了……”

    袁炤并沒有理會她,而是朝著木華青的方向十分堅定的懇請。木華青早已被他的動作和話語震住了,驚詫的望著他,甚至都忘記自己此時正與燈奴纏斗得難舍難分。

    木華青不動,燈奴自然也不會先出手,閃身站在梨飛白身后,時刻警覺她身側的一切氣息。

    “你竟然會為了她暴露自己隱藏多年的身份?”木華青遠遠望著袁炤,滿臉震驚,“你知不知道這樣會有什么后果?”

    “羽翼未豐,我會被皇叔皇兄們想盡一切辦法陷害追殺……”袁炤說得淡然,梨飛白卻已經驚慌失措。

    “你……你……你是皇子軒轅炤?”梨飛白素手微抬指向軒轅炤,驚詫道張口結舌。

    軒轅炤生怕自己隱瞞多年的身份會嚇到梨飛白,急忙望著她微微一笑以示承認與安慰,梨飛白卻突然換了語氣,指著軒轅炤的膝蓋詫異的問道:“那你跪他干嘛?你可是皇子,木府雖然是九州氏族,卻也不過只是一個平民……”

    “你既然知道這般的后果,為何還要為這么個女子暴露身份?你明知以你現在的實力一旦暴露,必然會受到追殺……”木華青絲毫不理會梨飛白的挑撥離間,再望向軒轅炤時,卻只是滿臉的痛心。

    “師傅救命之恩徒兒不敢忘記,”軒轅炤緩緩起身,態度堅決,“聽聞圣主病重,徒兒早就想現身了,阿梨只是促進了我現身的時間而已……”

    見軒轅炤已經做了決定,木華青稍微壓制了一些怒火也不好再說什么。看他的近日的反應對梨飛白確實是愛護有加,如今木府氣脈靈石毀在梨飛白手下已經是事實,無論原因是什么,在九州世人眼中木府氣數確實已經散盡,需要立即其他氏族結盟穩固九幽封印相互之間的聯系。而軒轅炤無論有沒有兵權擁護,卻依舊是最有可能登上軒轅皇位的皇子,木華青還不想因為一怒之下殺了梨飛白泄憤而失了皇族的庇佑。

    理清這之間的厲害關系木華青更加沉默隱忍,軒轅炤卻又緩緩說道:“實不相瞞,十日之前我已經向京城傳去消息,這些時日便會有人前來傳旨……”

    聽聞木華青渾身一震,正在思量軒轅炤是否早已知曉木府氣脈靈石將要碎裂的事,比武場之外,忽地傳來一聲尖細清涼的聲音:“圣旨到……”,

手機上http://www.rcqhtf.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七乐彩走势图 山东十一运夺金一定 新快三两同号定胆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今天的 股票融资平台可靠吗 捷报即时比分APP 快乐扑克3一天多少期 西甲硅油 2020网络赚钱项目 南宁麻将 死双 贵州麻将满堂鸡什么意思 云南快乐十分如何玩 北京pk105码倍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