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龍抬頭撫琴的人 > 1345 腦袋
    我和趙虎、二條都受著傷,沒完全好,行動也不利索。

    但是即便如此,我們也全力沖了上去不得不沖,對手實在太驚人了,我們怎么都沒想到,竟然是王桐找上門了。沒錯,就是原隱殺組天階中品的王桐,昨天晚上趙杰死了,但是王桐沒死。

    昨天晚上他被我們揍得不輕,我和程依依捅了他好幾刀,這會兒身上還纏著不少繃帶。

    傷成這樣還敢來找我們,我們就是拼死,也要干掉他的

    但還不等我們進攻,王桐就高舉起了雙手,大叫著說:“不要沖動,昨天晚上是我救了你們”

    昨天晚上,是他救了我們

    那輛鏟車,還有那輛面包車,都是他安排的

    我們幾個都是吃驚不已,雖然沒有繼續攻擊,但也沒有放下武器,因為這太匪夷所思,怎么會是王桐救我們呢,他不是侯莫的手下嗎,昨天晚上他還想讓侯莫殺了我們

    但是看看門外,又沒有其他多余的人了,王桐是一個人來的,他要真想殺掉我們,不會一個人都不帶。

    那他到底什么意思

    我們都很疑惑地看著王桐,我直接問:“你到底想干什么”

    王桐看著我,長嘆了一口氣,說:“小南王,真是對不起,我也被侯莫蒙在鼓里,昨天晚上我才知道他是戰斧的人”

    我很意外地看著王桐。

    王桐繼續說道:“他捅你一剪子時,跟你說的話,我都聽到了。”

    我想起來了,侯莫捅我那一下時,王桐就在我的腳下。侯莫說戰斧最新的名單上應該有他一個,王桐當然全聽到了。侯莫是戰斧的人,這事肯定還沒公開,否則他在號召眾人圍剿我時,就不會說我是弄一份假的名單來糊弄他了。

    接著,王桐又講起了他和趙杰在徽省的經歷。

    一開始,他和趙杰奉南王和春少爺的命令,負責拿下徽省這塊地盤。但徽省是戰斧的老窩了,從白到黑都很信任戰斧,想將這里變成隱殺組和殺手門的地盤不容易,他們做了很多工作,努力告知眾人戰斧的真相,眼看著快要成功了,卻傳來南王和春少爺的噩耗

    再接著,就是我和趙虎接手隱殺組、殺手門的消息了。

    他倆當然不服,因為論資歷、論實力,也該是他倆接手啊。但沒辦法,我和趙虎名正言順,手里還有南王和春少爺的牌子,各處也都紛紛臣服。他倆管不著也不想管,但也擔心我和趙虎收攏他倆,畢竟我倆勢力還挺大的。

    恰好這時侯莫找上門來,說是可以罩著他倆,同時也不占徽省的一分地盤,二人當然欣然同意。

    現在想想,侯莫早就打了徽省的主意

    王桐告訴我說,早知道侯莫是戰斧的人,他是絕對不會跟侯莫攪和在一起的。

    王桐嘆著氣說:“雖然我不打算并入龍虎商會,但南王的教誨一直記在心中,我是絕不可能加入戰斧的事情鬧到這個地步,我也不知道說什么好,希望現在彌補還來得及”

    自從昨晚知道侯莫是戰斧的人以后,王桐就展開了拯救我們的道路,雖然侯莫現在是當之無愧的老大,但王桐在廬州的勢力也并不小,所以整個過程還算順利。

    我也挺無語的。

    昨天晚上我們還殺得天崩地裂,今天就成為了朋友。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王桐一臉悔恨,沒能守住徽省,又讓徽省回到戰斧手里,這讓王桐覺得很對不起南王。

    其實在整個事件中,我們都有沖動的地方,他不該往我被窩里塞死狗,我也不該千里迢迢來偷襲他。

    好在誤會終于解除,現在我們有了共同的敵人,侯莫

    我對王桐說道:“徽省我可以不要,只要你能守好就行,接下來我會幫你干掉侯莫。”

    王桐皺起了眉:“怎么干啊”

    我說:“等你傷好了,我們也傷好了,咱們聯手干不掉個侯莫”

    侯莫不過就是個天階上品,我們聯手一定能干掉他。

    王桐搖著頭說:“等不到咱們傷好了,就是這個地方也不安全,侯莫遲早會找過來的照我估計,最多兩天,咱們就暴露了,到時候連我都要玩完。而且侯莫身邊也有不少好手,只靠咱們幾個恐怕不行,我還是送你們走吧,趁我現在還有能力。”

    我們幾個身上有傷,至少還得一個禮拜才能好利索了。

    侯莫不是一般的對手,如果沒有十足的把握,還是別去輕易找他。

    “你不會泄露吧”我問王桐。

    “只要你們都趕緊走,我應該就沒事。”

    “那行,你繼續在侯莫身邊唄,等我們幾個好利索了,咱們里應外合,一起將他干掉。”

    “可以”王桐握緊雙拳,很認真地說道:“還是那句話,我不認可你小南王,也不愿意并入龍虎商會,但我要將南王交代我的事情執行到底,絕對不能戰斧重新染指徽省”

    事情就這么定下來了。

    我們先走,等傷好利索了,再跟王桐合作,一起干掉侯莫。

    王桐告訴我們,等天黑了,他會派車過來,到時候就送我們出徽省。

    這期間里,希望我們哪里都不要去,就在這座房子里面呆著。

    以王桐在徽省的地位,護送我們出去不是問題。

    我們答應下來。

    除此之外,我還問了王桐,我們那些兄弟怎么樣了

    王桐告訴我說,一個都沒剩下,全部都被侯莫給殺死了,然后丟到亂葬崗子給埋掉了。

    無疑,這是龍虎商會成立以來最慘烈的一次事故了,死了那么多名地階高手,還有好幾十個精英兄弟,實在太讓我們難過。氣氛再次變得低沉起來,大家誰都沒有說話,但憤怒的火焰,在每一個人的眼中燃燒。

    “節哀。”王桐輕輕說了一句,起身離開。

    大門關閉。

    我們坐在院子里面,久久沒有說話,甚至連中午飯都沒吃。

    我們恨不得現在就痊愈了,然后去找侯莫復仇

    侯莫,你等著吧,我們不會放過你的,我們一定會將你碎尸萬段

    沉重的氣氛一直籠罩在眾人心頭,誰都不想說話,誰都特別難過。直到下午三四點鐘,程依依才起身去了廚房,給我們鼓搗吃的東西,我也過去幫忙。即便是我們倆,也是一句話都沒說,各自忙各自的,氣氛很是壓抑。

    人是鐵、飯是鋼,我們身上還有傷,正是需要營養的時候,不吃飯肯定不行。

    趙虎還想去外面買點紙錢來燒,但被我阻止了,說王桐交代了,讓咱們不要出門,小心被人給發現了。我還告訴他說,紙錢不著急燒,等咱們再歸來時,直接用侯莫的腦袋,去祭祀各位兄弟的亡魂

    趙虎答應了,真就沒有出門。

    我們在院子里呆了整整一天,吃飯、靜坐和沉默。

    誰要實在不舒服了,就起身打幾下拳,或是練幾趟刀。大家心里都很壓抑,除了這種方法,再沒其他法子可發泄了。等到夕陽慢慢落下,天快黑時,我們都坐下來,靜靜等著。

    王桐的車應該快要來了,他把我們送出徽省沒問題的,我們就沒考慮能否順利離開,而是考慮以后怎么回來。

    必須要殺侯莫,這是我們心中共同的愿望。

    大家甚至發起了一個“如何殺死侯莫”的討論活動。

    二條說道:“我要將他開膛破肚,將他的腸子和肺全挖出來。”

    可以,不愧是殺豬匠,做起這些事來得心應手。

    程依依說:“我要用我的匕首,在他身上扎九九八十一個血洞,一個都不能多,一個都不能少。”

    好,不愧是著名的女羅剎,果然心狠手辣。

    趙虎說道:“我要用骷髏斧,攔腰將他斬為兩截,一截丟到藏區,一截丟到南海。”

    哎呀,真的是太狠了。

    最后,大家一起看向了我,問我打算怎么收拾侯莫

    我想了想,拔出锃亮的飲血刀來,咬牙切齒地說:“我要把侯莫的腦袋砍下來,先用腳踢、再用火燒,接著丟到街上喂狗”

    “喂狗太便宜他了,再說狗做錯了什么,憑什么要吃這種人渣的腦袋我看,必須喂豬。”

    “豬也不行,豬也沒做錯什么,憑什么拾掇人類的垃圾啊我看,還是丟到河里喂清道夫,那種魚才是專吃垃圾的。”

    “對,就這么辦”眾人摩拳擦掌:“等咱們再回來的時候,就要這么干”

    就在這時,門外突然響起了引擎的聲音,顯然有車來了。

    我們趕緊站起,準備迎接王桐。

    這次王桐也辛苦了,我們要好好謝謝他,希望將來能夠合作愉快。

    但是車子停在門口以后,久久沒有動靜。

    怎么回事

    我們覺得奇怪,正準備站起身來一探究竟,就聽“颼”的一聲,一個黑乎乎的東西從墻外面拋了進來,接著“砰”的一聲落在我們面前。

    是個腦袋。

    我們剛才談論了半天的腦袋,現在終于見到腦袋了。

    但不是侯莫的腦袋。

    是王桐的腦袋。/推薦一本好看言情小說佰度搜索-愛得好累還要愛

手機上http://www.rcqhtf.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