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未來世界小龍套 > 第三十一章 阿雅的好意

第三十一章 阿雅的好意


    放學后,錢俊照例跑步回家。

    自打練了河洛神功以后,跑步已經成為了他的一項樂趣,速度提升了許多不說,最關鍵的是不再消耗體力。

    那是一種自由自在的灑脫,有著翱翔于天際的感覺,他甚至希望阿雅的飯店更遠一些才好,那樣就可以多享受一下這奔跑的自由。

    不過凡事皆有利弊,河洛神功也給他帶來了一些苦惱,因為他的目力、聽力和武魂的感知力都在提高,令他能夠看見、聽見、感知到從身邊掠過的一輛輛懸浮車里同學校友們的狀態,那一雙雙或憐憫或鄙夷的眼神,伴隨著一句句車與車之間的即時通訊:“看,那個就是打臉的錢俊,他家真窮”

    同學和校友們的住所分處四面八方,無論他跑在哪一條路上,都會有認識他的人駕駛著懸浮車對他品頭論足。

    這種情況在昨天放學時已經發生過一次,昨天的這個時候他很是抱怨了聯邦政府一番,只為政府實行的城市交通禁飛令懸浮車是可以飛行在低空的車輛,連車輪都沒有,為何一定要讓它們貼著地面“跑”呢

    只不過今天他卻沒有心思抱怨政府,因為他跑著跑著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楊麗詩在游戲里叫什么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像伊力克那樣在游戲里用真名來裝逼,在不知道游戲里哪個玩家是楊麗詩的前提下,這碎片怎么個賣法

    錢俊從來都是個靦腆的、內向的男孩,要他在教室里主動向楊麗詩去說“我就是小龍套,我祖宗已經定下你是我媳婦了,所以碎片我賣給你”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雖然他的顏值普通,但是他的臉皮還是很薄的。

    另一方面來說,很明顯的,即使楊麗詩在游戲里找到了他,也肯定不會說“我就是東方機甲學院通訊班的楊麗詩”因為這根本是與游戲里的交易毫無聯系的事情。

    那么,究竟怎樣才能實現自習課上的設想呢

    他帶著這個困惑回到了紅泥酒家。

    速度的提高可以令他在晚飯點前趕到飯店,所以這時飯店里還沒有客人到來。

    獨自看著戰斗視頻的阿雅驚喜轉身,緊接著就給了錢俊一個熱誠的祝賀,阿雅激動地將他擁抱在懷里,如同姐姐得知弟弟做出了非凡的成績那樣,語無倫次地詢問他是怎樣刷到那四片紫裝的。

    阿雅是這個世界上除了錢老魔之外唯一的一個知道錢俊就是小龍套的人。

    錢俊嗅著那熟悉的淡淡茶香,忽然感覺到胸口被兩團彈性的柔軟擠壓著,那感覺異常奇妙,禁不住漲紅了一張臉,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與異性接觸,并且這接觸的距離相當的近,令他相當的不適應,手足無措。

    貧窮的少年遠離舒適的生活,因此對性的了解只局限于生理衛生的教科書中,對錢俊來說,那僅僅是一種生物知識罷了。

    阿雅并沒有摟住錢俊不放,異性之間的擁抱稍稍久一些就意味著雙方的關系涉入情愛的范疇,阿雅很清楚這一點,所以她適時適度地放開了錢俊,等待錢俊為他的壯舉做出復述。

    “就是這樣”錢俊紅著臉把他刷落紫裝的過程復述了一遍,沒有絲毫的夸張,也沒有絲毫的保留。

    阿雅聽完后,帶著不可思議的表情呆立半晌,然后忽然嚴肅問道:“除了我以外,你就是小龍套的事情你還告訴過誰”

    錢俊搖頭道:“沒有啊,除了雅姐你再沒別人了。”

    現實里,這個貧窮的孩子沒有朋友。

    “那好,姐姐得提醒你,你千萬不要把這件事情告訴別人,哪怕你要把紫裝賣掉,也必須提出一個條件,那就是交易者必須為你的銀行信息保密否則唉,干脆,還是姐姐我幫你來賣吧,如果你信得過我,就用我的銀行卡來接受買家的轉賬。然后我再轉給你。”

    一直以來,阿雅對錢俊的幫助頗多,就是現在他打的這份零工,也不是那么輕易就能找到的,是阿雅給了他勤工儉學的機會,讓他可以養活自己,錢俊對阿雅的態度當然是感激加信任,所以他稍加猶豫就答應了。

    然而阿雅卻又緊接著否定了自己的提議:“不行不行,這個辦法也不好,我的飯店一年的營業額也不過七八十萬地球幣,這筆橫財我也承受不了,還得再找個辦法才是”

    錢俊剛才就已經困惑,禁不住問道:“怎么了為什么要這樣麻煩”

    阿雅透過飯店的窗子看了看外面,才道:“你以為你得了游戲神裝或者是賣到手百萬地球幣以上,會沒有人垂涎么如果有人知道你就是小龍套,那么就算你把賣出來的錢立即花掉,你也難逃災禍那些人占不到便宜,會把你生吞活剝了的。”

    “啊”錢俊很是吃驚,過往里他幾乎身無分文,沒有感受過也沒有遭遇過阿雅所說的事情。

    因為沒有經歷,所以他并不懂得,雖然處處遭人白眼惹人嘲笑是很苦逼的一件事,但是沒錢有沒錢的好處,至少他不會因為身懷巨款而受到某種戕害。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是千古不變的道理,一個豪富的人自然會動用財富培植力量來保護他的豪富,那么一個驟然得到了巨額財產的窮人呢

    阿雅看見錢俊不解的神色,苦笑道:“這社會很殘酷的,在你沒有能力的時候,你若是突然擁有了財富,那么你的生命都會受到威脅,就說我這家小飯店吧,每個月都要給三合幫交保護費的,三合幫你知道嗎”

    錢俊點頭道:“聽說過,好像是咱們東海市的黑社會組織,但從來沒見過,我怎么沒見有人來咱們飯店收保護費還有,警局不管這些人嗎”

    阿雅笑著推了錢俊肩膀一把,埋怨道:“你呀,真的是書呆子一個,三合幫算是不錯的,守規矩,講道理,比原來那個俠客島強多了,三合幫從來不欺負窮人,如果你一直窮下去,恐怕一輩子都不會看見三合幫的人物。至于你說沒見過人家收保護費,那是因為人家給我們這些商家留一個賬號,我們定期往賬號里打錢。還有就是警局保護的都是三環以內的富貴階層,像咱們這四環五環的邊緣區域,警局就只是名義上的存在了。”

    說到底現在的錢俊還不屬于一個社會人,對于這些社會上的陰暗面鮮有了解,乍一聽阿雅講述,不免有些懵懂,一時不知說什么才好。

    阿雅知道他一時難以接受這些,也不多說,只發愁道:“咱們怎么才能安全地把裝備賣了呢”

    錢俊一直沒有忘記要把碎片賣給楊麗詩的事情,只是一直沒機會說,這時就道:“雅姐,那碎片我已經找好了買家了。”

    “啊這么快”阿雅很吃驚地看著錢俊,“那你跟他約定了交易時間了么”

    “還沒有。”

    “那就好你先別急著和他交易,等姐姐幫你找一個安全的銀行賬號來再說。”

    錢俊心說如何確定楊麗詩在游戲中是誰還沒著落呢,這事還真的急不來,而且也難以拒絕雅姐這一番好意,就答道:“行,我等你。”

    阿雅長長地吁出一口氣,問道:“小俊,你這刷碎片的身法和步法是跟誰學的”

    她本想直接問錢俊“你把這套功夫教給我行不行”,但是考慮到錢俊絕對不可能是無師自通,肯定有個師父存在,若是要學人家的功夫,不經過師父的同意是不行的,所以就先問這套功夫的來歷。

    錢俊卻是撓了撓頭皮說道:“教我的這人不讓我透露他的信息。”

    阿雅一聽就明白了,連師父是誰都問不出來,這功夫也就別想學了,幸虧沒有直接要求錢俊傳授,否則被拒絕了這讓人情何以堪,

手機上http://www.rcqhtf.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七乐彩走势图 经典时时彩龙虎口诀 润升娱乐 贵州11选5历史开奖 江苏麻将4 北京pk赛车手机版 贵州麻将游戏下载 股票融资费用怎么算 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云南 天津十一选五怎么选容易中奖 排列5 2018开奖历史记录完整 福建体彩11选5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