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未來世界小龍套 > 第五十九章 小壕與大壕

第五十九章 小壕與大壕


    錢俊沒有理睬渠艷,保持目不斜視的姿態看向賽場,雙唇緊閉,沒有絲毫打算開口的意思。渠艷可以不遵守賽場紀律扭頭埋怨,他卻是一個守紀律的乖孩子,從小到大一向如此。

    反倒是楊麗詩被渠錢兩人之間的狀況引發了興趣,目視前方問了一句:“錢俊,聽你叫好,似乎你知道肖學長能夠打贏”

    錢俊沒料到未婚妻發問,沒有任何的心理準備,頓時熱血上涌,漲紅了一張臉,嘴唇動了好幾動才憋出來一句:“我是蒙的。”

    這過程里楊麗詩始終沒有扭頭,卻能感覺到錢俊的窘迫,她的嘴角勾出一抹笑意,沒再追問。

    錢俊的武魂卻能“看”見右鄰美麗的臉上,那對初月一般的月牙眼笑意嫣然,可愛之極。他很想藉此機會多跟她說幾句話,可是,還是沒有勇氣。

    肖海天一招即,是錢俊預測的結果。

    肖海天把詠春打出了八極的味道,卻比對手的八極速度更快,以標指手法中的一記問手擋住了對手的重擊,在對手重心即將撞至己身的前一瞬,迂回打中了對手的頸部。

    對手前撲倒地,昏迷。

    如果這一下擊中還不能,東方學院內力第一的稱號也就沒什么意義了。

    歡呼聲中,肖大帥舉起右拳,緩緩轉動身體,向看臺的師生們致以注目禮,淡定而又從容。

    渠艷已經忘記了與錢俊發生的不快,隨著眾多女生一起喊著“大帥”。

    就是就坐主席臺的何大小姐也不由自主地把目光聚焦在了肖大帥的身上,想道:“如果他是小龍套該多好,至少,跟這樣的男生一起吃飯不會覺得惡心。”

    此時何大小姐的心情是焦慮加懊惱,因為她沒能看清剛才肖海天是怎么贏的。一個照面就,過程太短暫了。同時兼顧十個場地的她,根本沒能看出肖海天武功的任何特點,也就無法確定他是不是小龍套。

    畢竟,在排出了伊力克之后,賽場上的每一名東方學院的學生都有可能是小龍套了。為此,何大小姐已經臨時安排了十名保鏢進入賽場周圍,從不同的角度攝下所有比賽的視頻,但即便如此,她也擔心由于角度的問題錯過小龍套的表現。

    “好吧,幸好肖海天還要繼續在淘汰賽中走下去,下一場重點關注一下好了。”何大小姐不無懊惱的想道。

    她的懊惱在于,此時即便她要求魏文武恢復一個擂臺比賽的賽制賽程,魏文武也無能為力了,現在是胡中校主宰了比賽,就算她以何家的背景來強壓,胡中校也不會買她的賬。

    她已經通過父親的關系查出了胡中校的來歷怪拳手胡星海,這是一個慣于戰場抗命的家伙,脾氣上來了誰的帳都不買,你可以送他去軍事法庭,也可以執行戰場紀律斃了他,但就是無法讓他完全按照上級的意思來行動。

    肖海天的功夫如何,可以留待明天看他的晉級賽,但眼下卻不能放松對其他選手的關注,何清卉沒有像眾多女生一樣把目光只留在肖海天的身上,她還要繼續在其它九臺比賽中“掃描”下去。

    比賽在緊張而刺激的氛圍中進行了一輪又一輪,東方學院的成績很快就反超了鎮北學院。

    同樣抱著往死里打的心念,也同樣進行了有針對性的專項訓練,那么東方學院的主場優勢就成了導致天平傾斜的那個砝碼。

    截止到當天比賽結束時,連同上午的十場比賽,總計六十場比賽的總比分是3426,即東方學院有34名學生進入了明天的第二階段淘汰,鎮北學院有26名。

    若是去掉上午鎮北學院凈勝的10人來看,下午的五十場比賽中,鎮北學院只有16人獲得晉級的資格,尚且不如東方學院34人的一半,可謂敗的甚慘。

    這樣的結果,足以令魏董笑得合不攏嘴,一再表示晚上要請余九一并參加為胡中校舉行的接風宴,中午的便飯不能算是接風洗塵。

    錢俊在熙熙攘攘的放學人流中走出了校園,由于昨夜被游戲系統踢了出來并且受到了24小時不能登錄游戲的處罰,所以他今天并不像往日里那樣歸心似箭。他滿腦子都還停留在責怪自己勇氣欠缺這件事上,正在考慮如何利用明天的機會與未婚妻取得溝通。

    他當然不會注意到校門外的一輛落下車窗的懸浮車里,伊力克正在與兩個神情陰鷙的漢子說話:“他出來了,看,他就是錢俊”

    校門口執行人車分流的交通規則,開車走讀的學生們從學校的車庫里開車出來,直接就從機動車道出去了,另有大批的女生從人行道步出門外,都是有人來接的。

    當然,等在校門口接人的,或許是剛剛開車出來的本校男生或許是女生們的親人又或許是她們的男友或情人更有一些是素不相識的、準備好了地球幣的異性。

    錢俊是唯一的一名沒有車也沒人來接的學生。今天他不打算立即跑步回家,他打算等校門口的懸浮車都散去之后再開始跑步,而在此之前,他選擇漫步街邊。

    或許是因為今天學校進行了比賽,學生們放學比較集中,校門口以東的路段發生了堵塞。整條路面連同路兩旁的人行道都被車輛和下車的車主擠得水泄不通。

    錢俊的歸途也是往東的,他無所謂的慢慢靠近,靜等堵塞變為疏通的那一刻,他一點都不著急。

    未等他走到近前,就聽見了學生們的紛紛議論,似乎這堵塞是因為有人在路面上發生了沖突。

    “這林若煙也真是的,放著這么帥的男神不跟,偏要跟那個大叔級的土豪,真不知她怎么想的。”

    “就是,我也理解不了,人家肖大帥的父親也是壕啊,她怎么就這么想不開呢”

    “你們倆真智障,這么簡單的事情都不懂,肖大帥家是壕,但他家是小壕,車里的那位可是大壕,人家林若煙聰明著呢,誰大誰小還分不清么”

    “呸,你才智障呢”

    錢俊對這種事毫無興趣,遠遠停在了人群的外圍,而他的武魂卻可以越過里三層外三層的人和車輛“看”見堵塞中心發生的事情。

    在街道的中央,一輛懸浮車打橫阻住了另一輛懸浮車的去路,打橫的懸浮車旁邊正站著一個身材高大的帥哥,正是剛剛在比賽中對手的肖大帥。

    一個面容嬌好的女子正站在被阻懸浮車的車門邊,與肖大帥面對面地理論著,想來就是同學們口中的林若煙。

    錢俊記得渠艷也曾說起這林若煙是東方學院的四大校花之一,武魂中感覺此女的確漂亮,但比之何清卉和楊麗詩都還稍遜一籌。

    在那輛被阻住的車里,一個發了福的中年人正吸著一根雪茄,似乎根本無意下車參與這場理論,任由林若煙去說服肖大帥讓路。

    錢俊耳聰目明,即便是在嘈雜的人聲中也能聽見路中央的對話,只聽林若煙冷冷地說道:“你給我的一切,我都會還給你,現在請你讓開,讓我們過去。”

    此時的肖大帥早已經沒了對手之后的淡定和從容,他神情焦灼地低聲說道:“若煙,我送給你的東西都是我自愿給的,從來沒想過讓你付出任何代價來償還,也沒想把那些東西收回來,只是,今天你不是已經答應我放學后一起去晚餐么你怎么不守信約”

    林若煙道:“我就是不守信約了,不行么我反悔了,不可以么我警告你,人家不跟你一般見識,讓我來勸你讓路是給你臉呢,你千萬別逼得人家對付你,你們家全家都加起來,也不夠人家一根手指頭捏的。”

    肖大帥聽了這話,只氣得額頭上青筋綻露,怒道:“既然你這么說,我還真就不讓了,我倒要看看他怎么把我捏死的”

    說到此處,他轉臉看向車內的中年胖子,伸出一只手直指前車窗,吼道:“你下車啊,來捏死我啊”,

手機上http://www.rcqhtf.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七乐彩走势图 股票配资业务怎么做 快乐12出号最多的 真钱官方网站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现在有做任务赚钱 手机赌博软件赚钱吗 游戏大众麻将下载 快乐8 黑龙江快乐10 时时彩后一最牛的算法 下载河南推到胡 幸运飞艇计划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