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未來世界小龍套 > 第六十七章 內功深厚的對手

第六十七章 內功深厚的對手


    錢俊身上的血,都是瘦子甲的。三合幫的流氓的血液,在他看來當然是狗血。

    二島主笑道:“我還以為是你自己的血呢,好吧,看在你的老板娘的面子上,你可以滾了。”

    二島主說的并不是心里話,他只是覺得這個血人渾身是血,不論照哪里下手,都不免要沾上一手血,這就有些犯他的忌諱。殺人可以,手上不能沾血。

    他也不是真的要讓錢俊離開,他此刻站在通往大門的通道上,他設想的是在錢俊經過他身邊的時候,用椅子腿或者桌上的杯碗間接的殺掉后者。

    李芳菲和林若雅卻由此看到了希望,一個說:“錢俊你快走”另一個說:“小俊快走”前者是期待錢俊跑出去報警,后者僅僅希望錢俊能夠逃生。

    俠客島的二島主是什么本領或許李芳菲能夠通過他踏碎顱骨得出一個很厲害的判斷,但是她由于缺乏比較而無法量化其厲害程度。

    相比李芳菲而言,林若雅卻是對這個勢力了解頗深,她知道,就是東海市的警界人員全部出動,也只能在俠客島的面前甘拜下風。而俠客島這伙人之所以從不在三環之內作案,那是因為三環之內除了警局還有駐軍。

    所以,對這位俠客島的二島主來說,即便錢俊出去報了警,就算警局及時出警,結果也是徒勞枉然。

    不管怎么說,讓錢俊立即出門,是李林二女共同的愿望。兩女在喊話之后,彼此善意地看了對方一眼,就仿佛對方提醒錢俊逃跑等同于對己有恩一般。

    然而她們卻意外的發現,錢俊根本沒跑,他站在那里一動都沒動。

    這可就急壞了李林二女,在她們認為,錢俊是不知道二島主的厲害,因為錢俊沒看見二島主踩碎人頭。

    “快走啊錢俊”二女再次異口同聲。

    “我不走”錢俊終于開口,給出了一個堅決的否定。

    兩名美女即將遭受凌辱,他如何能走他必須要與這位二島主殊死一搏。

    他早就在武魂里看見了二島主踩碎人頭的功力,但是僅僅有深厚的功力又能如何充其量不過是游戲里的高級別npc而已

    最多也不過是你打不到我,我破不了你的防而已,但是這一場實戰沒有什么要臉不要臉一說,只要對方不退,就必須戰斗到底,看看誰先餓死,誰先累死,誰先困死

    更何況,錢俊對自己的斧子有信心,祖宗說了,地球上的改造人是練不成金鐘罩鐵布衫的,既然練不成這種刀槍不入的護體神功,那么只需砍中一斧,勝利就會來臨

    當然,萬一敵人擁有什么獨特的手段或者是犀利的武器,那么敗則無憾,死也無憾,總不能舍棄兩位一向對自己很不錯的女人逃掉吧如果真那樣做了,還真不如死了的好。

    面對錢俊的巋然,二島主很有些意外,不屑地笑了兩聲,問道:“你叫錢俊”

    錢俊不答。他沒有與敵人磕牙的心情,他的大腦正在高速運轉,想象著一個揮著斧頭的自己,只為了將喪門斧法先在腦海里融會貫通。剛才與瘦子甲搏斗時揮出的一招,也僅僅是一招而已。瘦子甲中招了,不等于二島主同樣會中招。

    他這樣不理不睬,就等于讓二島主討了個沒趣。

    本來若是他回答一句,那么二島主就還有打好了腹稿的一番裝逼的話語要說,但是他這么不加理睬,二島主若是非要把后面的話說出來,就不是裝逼的效果了,反而會顯得有些傻逼。單口相聲么

    于是二島主沉不住氣了。不是因為對手的冷漠而浮躁,而是急于打發了對手,好能從容地享用兩個女人。玩過女人之后,這一夜里的事情還有許多,不能這么無謂地拖延在一個少年身上。

    于是他伸手,將身旁的一個椅背撕開,如同在撕一塊海綿,從中分離出支撐兩側的兩根不銹鋼管,那兩根鋼管與椅子的兩條后腿是為一體,他卻在椅子的坐席高度上揮掌一斫,那手掌的擺動幅度并不多大,就是隨意的一揮,鋼管卻應手而斷隨即向另一根鋼管再斫,兩根鋼管便離開了椅子的整體。

    李芳菲和林若雅都看傻了,這還是人手么要切斷這粗如兒臂的鋼管,就是用鋼鋸也得拉一陣吧這功夫,誰能與敵

    李芳菲忍不住跺腳道:“錢俊,你傻了么你怎么還不跑”

    林若雅卻輕輕捏了捏李芳菲的胳膊,嘆道:“晚了,他想跑也沒機會了。”

    錢俊微微搖頭,沒有答話。目光卻在看著二島主的動作,他自然也被二島主的驚人功夫所震撼,不禁會想:若是這只手斫到自己的身上、脖子上,或者是臂骨和腿骨上,會出現什么結果

    只見二島主正在慢條斯理地檢視著手上鋼管的斷面,似是在評估自己手掌的切割效果,兩根鋼管分別看過之后,滿意地點了點頭。驀地,他雙手同時耍了一個棍花,兩根鋼管在他的手上如同車輪一樣疾速旋轉,帶起風聲嗖嗖,聲勢極為赫人。

    竟然是雙短棍的路子

    錢俊立即認出了二島主的武功來歷。這也是老錢曾經給他講解過的技法。

    老錢曾說這種雙短棍法起源于北宋年間一個惡貫滿盈的兇徒,那兇徒殘了雙腿,以雙杖替代雙腿行路,與人對敵時或左杖撐地右杖攻擊,或右杖撐地左杖攻擊,亦可雙杖同時“跳”起,身體凌空左右同時攻擊。這杖法本是無奈之舉,但是他的徒弟卻下肢完好,無須使用長杖,便削短了雙杖練習師父的杖法,卻發現短杖比長杖更為快捷犀利。

    雖然那兇徒的徒弟在某次圍觀一場驚世大戰的過程里被人殺死,但是徒弟也有徒弟,因此這路杖法就被傳承了下來。到了南宋滅亡時,學了這路杖法的人去了呂宋,于是這世間就有了號稱源于菲律賓的雙短棍法。

    老錢曾經說過,雙短棍并沒有什么了不起,它的特點無非是一寸短一寸險,適于近身攻擊。雖可融入短刀、匕首、短劍以及雙截棍的一些招式,但歸根結底還是兩條棍棒。唯一需要注意的是使用雙短棍的人物通常腿功都不錯,打起來不能只防棍棒而不防腿擊。

    想到此處,錢俊不禁用力握了握手中的斧柄,做好了搏殺的準備。

    果然,那兩根棍棒轉了數圈之后,二島主將右棍一收夾在腋下,左棍隨著身體一個箭步突前,徑往錢俊的頭頂砸下,“嗚嗚”的風聲伴隨著二島主一聲暴喝:“去死吧”,

手機上http://www.rcqhtf.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七乐彩走势图 安徽快3开奖直播 美式足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山西快乐10分大概几号 捕鱼来了不出弹头 新疆十一选五 pk10三码必中规律 七乐彩13个号码多少钱 北京快三走势图北京快3形态走势 pk10 电竞比分直播彩虹六号 去北方做什么生意赚钱 王者荣耀电竞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