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未來世界小龍套 > 第六十八章 這究竟是什么斧法?

第六十八章 這究竟是什么斧法?


    二島主的動作快如閃電,其速度甚至超過了李林二女的視覺反應,當兩女驚呼出聲時,二島主的人已經到了錢俊的身前,左手的鋼管也即將砸上錢俊的額頭。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錢俊動了,在看似避無可避、躲無可躲的情況下身形一晃,以李芳菲和林若雅的視覺,竟然沒有看出來他曾動過,就好像他的額頭以及鼻子嘴乃至胸膛都是一個虛影那短棍就在虛影中砸了下去,卻沒能發出想象中的頭骨碎裂之聲。

    短棍落空之后,錢俊依然站在那里,右手上的染血器具卻飄忽不定地揮了出來,給人的感覺,竟不知是揮向何處。

    二島主大驚,在短棍落空時已知大意輕敵,當即果斷后撤,他進得快,退的更快,急撤的同時右棍循著對手的攻擊軌跡舞動防御,卻始終慢了一拍,無法格擋招架到對方的武器,萬幸的是對手的追擊速度快不過自己,只聽“嘶啦”聲響個不停,胸前的衣襟已經被對手的武器破開只差分毫便要觸及皮肉。

    電光石火的過程里他也看清了錢俊手里的兵器,竟然是一柄血斧

    錢俊追之不迭,心中暗叫可惜,只因他追擊時施展的步法并非是天羅步,不用天羅步,他的速度便不會提至最快,然而對他來說,如何使天羅步與喪門斧配合還是一項嶄新的課題。

    “一擊不中,便即遠飏”這是老錢重點叮囑的對戰要領,錢俊在斧頭劃破對手衣襟的同時,已經施展開天羅步進行規避了,全不管對手會不會瞬時反擊。

    二島主果然反擊了,他當然要反擊當他發現錢俊的追擊速度不過與他退卻的速度相同時,反擊的意識已在頭腦中形成,隨即將意識轉化為行動,兩棍如同疾風暴雨般縱橫砸出。

    擋不到你的血斧,我就砸你的人

    他滿擬這一反擊至少能夠取得先手,哪知雙棍掃出之際,眼前已無錢俊的身影。

    只不過身經百戰的他處變不驚,想都不想便即轉體,看也不看就一橫一直打出兩棍,這一隨機應變之招,抱的是有棗沒棗打一桿子的想法眼前沒人,眼角余光也不見左右有人,那么對手必然是在身后,只是一個距離自己遠近的問題。

    不管身后敵人的遠近,回身就打,至少也是寓守于攻的上策

    不得不說的是,二島主的判斷太過準確,而且極其幸運的是,他這回身兩棍疾打是漫無目的的“盲打”,而這一盲打恰恰就讓他的短棍碰上了錢俊的血斧

    “噹”的一聲金鐵交鳴,錢俊的血斧直飛而上,二島主不禁心頭狂喜,原來你的內力如此薄弱,那你還打個什么勁

    他自信,以錢俊這般內力,又是赤手空拳之下,即便是以拳腳打在他的身上也無濟于事。

    “好小子,這身法和斧招當真了得,若是假以時日,這地球上還有誰會是你的對手可惜,你已經沒有這個機會了。”

    想到此處,二島主使出一路“潑風十八打”,全然放棄了防守,只求砸中一棍

    錢俊在血斧脫手時便已心頭一黯,知道這場打斗沒了ko對手的機會了。那就按照既定戰術來吧,耗死你心念閃出,他如同對付游戲里的npc一樣,自顧自走起天羅步來,任憑那雙棍如影隨形地從他周圍掠過。

    只是這一瞬,餐廳通道兩遍的餐桌座椅可就倒了大霉,被二島主的雙棍砸了個稀巴爛,木屑瓷塊漫天飛舞,就是錢俊也無法避免的被兩片瓷片割傷了臉上肌膚。

    他只能一邊疾走天羅步,一邊以武魂感知碎片碎屑的來路,盡可能地不讓這些東西再飛到臉上,只是同時他也感覺到了那飛上天的斧子撞在了棚頂后下落的軌跡。

    靈機一動之下他就往那斧頭下落之處跑去。

    二島主本已氣急敗壞,不知為何“潑風十八打”居然沾不到錢俊的一根汗毛,眼前錢俊的身影時幻時虛,也拿不準究竟他的落腳點在何處,此時突見他的身影凝實了許多,立即展開輕功追上前去,有如流星趕月一般,追了一個前腳后腳,他忍不住大喝一聲:“看你還往哪里跑”

    雙棍齊齊砸向錢俊的左右雙肩。這一次他篤信必將得手,而錢俊就算不死,一對琵琶骨也將被鋼管砸得粉碎

    李林二女已經不忍再看,雙雙用手捂住了眼睛。

    或許正是應了那一句“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二島主好死不死的這聲大喝震得廳內嗡嗡作響,就連玻璃窗都發出了陣陣共鳴,卻恰好掩蓋了一個聲音從天上掉落的斧頭的風聲。

    這風聲原本就不大,不過4米高的自由落體能產生多大的風聲又不是高空墜落的轟炸機航彈。

    于是在那雙棍堪堪落在了錢俊血染的衣服上的同時,二島主只覺得百會穴一涼,又一熱,然后餐廳里的景象就在他的瞳孔中永恒定格了。

    “當啷當啷”,兩根鋼管在擊中了錢俊的雙肩后掉落在地。

    “這究竟是什么斧f”二島主心有不甘地問出了他在這世界上的最后一句,就再也沒了聲息,最后發出來一個f音,想來是要問的是什么斧法。

    看著兀自直立不倒的,頭頂正中剁了一只斧子的二島主,錢俊揉著劇痛的雙肩,疼得呲牙咧嘴地說道:“喪門斧”

    李林二女聽見二島主的說話都不敢移開捂臉的雙手,但是當她們聽到錢俊還在說話時,卻忍不住驚奇,從指縫里看向廳中,卻見錢俊和二島主已經不打了,竟好像兩個人嘮起了家常一樣,只不過錢俊說了這句“喪門斧”之后,二島主未再出聲。

    然后林若雅首先發現二島主頭上立著的那根斧柄,咬了咬牙,大起膽子來問道:“小俊,你沒事吧”

    錢俊也不敢保證二島主就這么死了,他保持著戒備,緊盯著二島主的身體,回了一句:“沒事,也許咱們三個都沒事了。”,

手機上http://www.rcqhtf.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七乐彩走势图 安徽快3app在哪里下载 金七乐基本走势图 大学生赚钱比省钱重要的例子 陕西快乐10分 ag海陆争霸app 七星彩开奖视频 006足球直播网 大赢家90足球即时比分 出租证书哪个赚钱 棋牌龙虎技巧 东北麻将规则 ,新浪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