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大道之爭 > 終第五百二十六章 一聲嘆息(終章)

終第五百二十六章 一聲嘆息(終章)


    說著,雙手迅速捏了幾個發決,瞬間后他身前就是出現了兩道火龍,發出低吼朝著方哲撲來。

    方哲此時動了,只見他一揮手中青劍,頓時一道劍芒疾馳而出,于此同時他整個人也是身形一晃,頓時就從原地消失,等他再一次出現,整個人卻是已經出現在了數百丈之外。

    “還敢跑”許長老看都沒有看自己的兩道火龍被劍芒擊碎,而是頓喝一聲后,手掌化為五指,然后朝著虛空一抓。

    頓時,方哲的頭頂之下就是憑空出現了一只數丈大小的幻化大手,直接朝著方哲抓來。

    方哲見此,閃過一絲狠色,手中的三尺青劍已經是脫手而出,緊接著這三尺青劍就是帶著凌厲無比的劍意破空而上,直奔幻化大手而去

    當方哲的三尺青劍帶著劍修所特有的劍意破空而去的時候,遠處的許長老終于是面色有所變化了

    嘴里還喃喃著:“怎么可能”

    “傳說中的劍修怎么可能出現在這里”

    但是很快他就是面露狠色:“劍修又如何,如果你是元嬰期,本尊肯定是掉頭就走,但你只是一個小小的結丹期,本尊倒是要看看,傳說中的劍修到底有什么能耐”

    此時,方哲已經是收回了三尺青劍,而他頭頂下的幻化大手也是消失了。

    下一刻,他就見許長老拿出了一方圓盤,那圓盤原先不過數寸大小,但是當這圓盤被許長老祭出后,就是瞬間化為數十丈的巨大圓盤,然后如同飛碟一樣,高速旋轉著朝著方哲疾馳而來,沿途所過之處,空間是泛出了漣漪,并且是出現一道道丈余大小的空間裂縫。

    這應該還是一件帶著空間神通的法寶

    看見如此,方哲那里敢硬抗,二話不說走為上

    身形又是一晃,他的人就已經出現在了數百丈之外,緊接著又是想要故技重施再一次逃走,但是那圓盤的速度之快超過了他的想象。

    之前閃開的數百丈距離,對于那圓盤法寶而言根本不算什么,他甚至還沒有反應過來呢,那圓盤就是已經到了身前數十丈

    此時,來不及猶豫

    方哲直接手持三尺長劍,然后深吸一口氣,體內的法力瘋狂的注入手中的長劍

    霎間,他手中三尺青色長劍竟然是泛出一陣金黃之色,更是散發著恐怖無比的劍意

    哪怕是后頭的許長老看見了,都是震驚不已

    雖然兩者還沒有正式碰撞,但是光憑這一股恐怖劍意,他就知道,這一劍的威能絕對超過了結丹期修士所能夠達到的極限,達到了元嬰期修士的水準。

    也就是說,這一劍的威能,竟然能夠和自己發出的威能相當

    這些傳說中的劍修到底是什么怪物竟然強悍如斯

    而接下來的一幕更是讓他震驚不已,方哲的三尺長劍超前輕輕一刺,看似輕薄的劍尖竟然是擋住了數十丈大小的圓盤

    對方不過是區區一個結丹后期修士而已,竟然能夠和身為元嬰期的自己硬抗

    這怎么可能

    這種事簡直是顛覆了他的認知

    可是,事情就真真實實的發生在他的眼前,由不得他不相信

    現在,他更想要把方哲留下來了,而且還是準備生擒

    一個活生生的劍修出現在面前,這是什么活生生的寶藏啊,如果自己能夠參悟劍修的功法并化為己用,他日突破瓶頸更進一步乃至化神都不是奢望

    現在,他看向方哲的目光已經不是想要殺死他,而是像看一個人形寶庫一樣,想要不顧一起抓在手里。

    他笑了,而且是狂笑

    笑聲穿過天空,甚至傳遍了整個天門山,這本來天門上上的龐大動靜就是引來了眾多天門宗修士的注意,不少結丹期修士都是匆忙往山上趕去。

    這些結丹期修士的速度也非常快,尤其是幾個原本就在附近的結丹期修士幾乎眨眼間就抵達,然后他們就看到這讓他們幾乎一生都不能忘記的一幕

    他們的太上長老許長老,正在和五十年前新招收的記名弟子方哲大打出手

    這不算什么,師徒反目成仇相互廝殺的例子在修真界多的是,不值一提,真正讓他們震驚的是。

    方哲明明只有結丹后期,但是卻和元嬰期的許長老打的難解難分

    許長老催動圓盤法寶,方哲則是驅使三尺長劍,兩人在半空中相互廝殺,而且方哲竟然還有功有防。

    這怎么可能

    眼前的這一幕,幾乎刷新了他們的所有認知

    但是也不是沒有聰明人,很快他們就從方哲身上的那股特殊劍意發現了真正的原因

    方哲竟然是劍修

    劍修的傳說那么廣,而且幾乎所有關于劍修的典籍里都會說,劍修的劍意是多么的特殊,要想分辨一個修士是不是劍修,不是看他的劍,也不是看他的功法,而是看他的劍意

    劍修的劍意,這種特殊的氣息難以描述,但是當他們親身感受到的時候,幾乎第一時間就能夠確定,這是劍修的劍意

    這也是這么多年來,方哲絕少在外人面前動用劍修神通的原因,因為劍修神通所附帶的劍意實在是太過顯眼的,稍微有點見識,看過有關劍修記載的修士,哪怕是一個練氣期修士都能夠一眼看出來。

    方哲什么時候變成一個劍修啊,而且還這么厲害,竟然能夠和許長老這個元嬰期修士斗的旗鼓相當

    就當他們震驚的時候,方哲心里卻是暗自叫苦,外人看到他和許長老打的旗鼓相當,但是只有他們兩個當事人知道,許長老這是利用法力雄厚拖延時間。

    剛才方哲連續動用兩次的劍修神通全力一擊的時候,就出現了短時間的法力不繼的情況,而誰都能夠猜得出來,這么威能龐大的劍招肯定是需要耗費龐**力的,他一個結丹后期修士能堅持多久

    答案是肯定的:繼續這么高強度的打下去,不用片刻時間他就得法力耗盡

    所以許長老很理智的選擇的了暫避鋒芒,沒有主動進攻,而是采取了拖延時間,但是每當方哲想要脫身而走的時候,許長老卻又會是主動加大進攻,讓方哲逃無可逃。

    眼看著體內的法力逐漸被消耗,最后只剩下不到三成的時候

    方哲就知道,當初自己的預計還是太樂觀了,他以為自己有了變異后的劍胚,就能夠超越當年的靜元,哪怕是不如靜元也應該能夠在和許長老的戰斗之中自保。

    但是現在卻不是這樣

    許長老拖延時間的策略讓他根本無計可施,而一旦他的法力耗盡,他強大無比的劍修神通也就等于化為了泡影

    到時候,他就得任人宰割

    而且他還看到了許長老眼中的貪婪,他很清楚,一旦自己落到了許長老手里,下場絕對不會好到哪里去,恐怕到時候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行,自己修煉一輩子,那是死了,也絕對不能讓自己落得一個如此悲慘的下場

    片刻時間后,再一次嘗試著脫身而走的方哲被許長老攔下來后,他突然是不再動了。

    此時的他面色有些蒼白,一身白衣隨風舞動,手中的三尺青色長劍依舊

    只見他抬頭看了許長老一眼,緩緩地輕聲道:“這是你逼我,就算是死,我方哲也要拉你墊背”

    聽到方哲的這話,許長老不屑輕笑,他看的出來,方哲已經是法力臨近枯竭,估計威能龐大無比的劍招只能再用一次,只要再拖過這一劍,這方哲是死是活就在自己的一念之間。

    而且到時候方哲想要自爆而死他還不讓呢,憑著自己的修為和神通,他有絕對的把握在方哲自爆之前鎮壓下來。

    至于拉他墊背,那就更搞笑了

    他堂堂一個元嬰期修士,之前不和他硬拼,不過是為了拖延時間以便方哲法力耗盡,最后生擒他罷了,如果真狠了心豁出去,他也有很大的把握當場擊殺方哲。

    山下的一群觀戰的天門宗結丹期修士也是一個個驚訝無比,這個方哲竟然要說許長老一起死。

    這怎么對抗,方哲就算是劍修也不可能吧

    畢竟許長老可是元嬰期修士啊

    方哲真的能拉著許長老一起同歸于盡嗎許長老不信,天門宗的那些觀戰的結丹期修士也不信

    但是他們的反應方哲卻是不關注也不在乎,他知道自己已經是到了生命的最后關頭,事到如今,他手段盡出,哪怕是劍修神通的全力一擊都動用了九次之多。

    但是就算這樣,他還是不能從許長老手中逃出去

    既然逃不掉,那么就死吧

    一百八十多年的修行生涯,他嘗遍了人間的酸甜苦辣,經歷了無數危險

    這一生的一幕幕不斷的在他腦海浮現,還是練氣期散修的時候,他在落線城擺攤賣低階靈符的日子,進入落仙山脈獲得了靜元遺澤,獲得了劍靈訣傳承的日子。

    想起了在齊州為結丹而努力修煉的日子,想到了差一點死在重陽秘境的日子,想起了在滿是絕望的寂滅海的日子,想起了在天門宗,自己滿懷希望借著天門宗結嬰的日子。

    過去所有的這一切彷佛都化為了泡影,他夢寐以求的結嬰,他一生渴望的大道,今天就要徹底離他而去了。

    這個時候,他彷佛明白了之前在三生石上的劍痕里感應到的不舍以及不甘是什么,是對某些人和事的不舍,是對大道中斷的不甘

    許長老的狂笑彷佛劍影里的怒吼一般,嘲笑著他,要把他撕碎

    他深深地吸了口氣,體內僅存的法力盡數注入手中長劍

    然后他緩慢的抬起了手,輕輕地揮動著手中的長劍

    他的動作是那么緩慢,帶著不舍和不甘,他不想揮下這一劍,但是此時此刻,他已經別無選擇。

    隨著手中長劍的緩緩揮下,他能夠明顯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在不斷流失,甚至意識都在逐漸模糊,這就是隕落的感覺嗎

    當方哲揮下這下這一劍的時候,不管是許長老還是其他人都不覺得有什么,以為這只是方哲的普通劍修一劍,頂破天了就是和之前的那九劍一樣,雖然威能龐大,但是許長老卻是有足夠的實力接下來。

    然后隨著方哲的動作,對面的許長老內心深處卻是突然生出了一種恐懼感,那種恐懼甚至可以說是來自靈魂深處的,這是對生命快速消失的恐懼

    這一瞬間,他想要逃走

    哪怕是舍棄肉身,他也要用元嬰瞬移而走。

    但是任憑他怎么努力,卻是身軀卻是無法移動分毫,甚至元嬰都無法出竅瞬移逃走。

    他只能是張大了嘴巴,露出驚恐的神情

    下面觀戰的諸多天門宗修士也是一個個面露或是驚恐,或是震驚

    然后畫面就此定格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山風徐徐吹過,許長老就是如同幻影一樣潰散,化為了塵埃隨風而去,彷佛從來都不存在一樣

    伴隨著許長老一起消失的還有幾乎整個天門山的上半部分以及原先在周圍觀戰的諸多天門宗結丹期修士,他們全部化為塵埃消失在空氣之中,半點痕跡都沒有留下

    只剩下半截的天門山還留下了一道深不可見的巨大劍痕,把剩下的半截天門山直接劈開兩半,而且還朝著外面延伸,一直到很遠很遠

    四周除了這半截天門山以及那道望不到盡頭的劍痕外,四周靜悄悄的,彷佛死寂之地一樣

    數息后,只聽虛空中傳來一聲咳嗽聲,隨著塵埃徹底散去,虛空中露出了一個面色蒼白,捂嘴咳嗽的白衣年輕人,此時他手中還拿著一柄三尺青劍,劍身上刻著二字尋道。

    這年輕人看上去雖然年輕,但渾身上下卻透露濃郁地死氣,彷佛隨時都會死去一樣。

    只見他露出一絲自嘲之色,然后深深地嘆了口氣

    下一瞬間,就已經破空而去

    眨眼間,那白衣少年就是已經消失在遠方天際。

    只在虛空中留下了一聲嘆息,以及那半截天門山和一眼望不到盡頭的劍痕

    全書完

    ps:本來是預計另外一個結局的,但是考慮了半夜,還是選擇了這個版本,算是一個開放式的結局吧,

手機上http://www.rcqhtf.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七乐彩走势图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一起打怪兽ol能赚钱 全天北京pk10单双计划 雪缘园日本 分分彩一买就输 北京pk赛车老玩家心得 辽宁35选7 贵州11选5前三直选 通过写小说赚钱的软件是什么软件下载 云南快乐10分助手 山西十一选五 福建11选5体彩开奖结果